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400万元差价背后 格力是“受害者”?

2009/11/8/20:17 来源:羊城晚报

    广州格力状告广州市财政局引致舆情汹涌,恐怕令绝大多数人始料未及,法庭尚待择日宣判,坊间却已乱局一片

    必须承认,广州格力状告广州市财政局这个事件似乎具备了一切挑动神经的元素:参与招标初审第一却终致败局,原由被描绘成“莫须有”;报价1707万元硬是给2151万元拉下了马,招标潜规则“触目惊心”;企业“冒死”单挑职能部门,民告官的故事悲情上演……紧紧地将此类元素揉捏一起,民众的情绪顿时沸腾,潜意识中对事件已下定论:必有猫腻。

    于是乎,格力一出场,两张醒目的标签早就牢牢地贴在了额头:“受害者”与“英雄”,同情与支持者众,对中标者乃至裁决者的口诛笔伐此起彼伏。从投诉到起诉,从行政复议到全民热议,格力借势做大事件影响的初衷显然超额达成。

    然而,正是在民众一片倒的呐喊中,这一事件并不重合的逻辑主线却有被混淆甚至湮没的危险。对于广州格力出局,广州市财政局的解释是程序不合规范,即有些必须要填写的带星号的内容未填或不符合招标规则要求,因此其根本没有资格参与是次竞标。既是政府采购,关联方的格力和公众自然有对此解释存疑的权利,诉诸行动甚至告上法庭正是体现这种权利的一种方式,本无可非议。

    可惜事态并未按此基本逻辑推进,格力认定己方是被针对性地排除在外,舆论的引导焦点也放在了几个表格是否就价值400万元的争论上。格力的自信甚至自负,让公众更深信,这家参加过无数次招投标的企业不可能犯下低级错误,必是受害无疑。如此简单地将几个表格、几份资料等同于要财政多支付400万元,这种逻辑偷换的效果实则等同于直接误导公众的价值判断。我们当下恰恰需要率先厘清的是,招标中心是否严格按照政府采购法设定了竞标资格,格力是否确实没有符合某些条件。

    这两个问题的真相,将还原事件的本质。如果前者合规,格力确因某些原由在规定时限内漏填必要资料,出局是维护采购法严肃性的唯一途径;如果一开始有关方就力图以使格力出局去设定招标条件,那就是公权力的滥用,法庭不单要对此展开调查,400万元差价背后的潜规则黑幕可能性就大为增加,更应严查不贷。因此无论最终的结局如何,这一事件本身都超出了一家企业维权的范畴,升级为公共事件。而在法庭作出正式判决前,企业或公众就先入为主地凭经验或是潜意识就私定结论并为之展开一边倒的大肆声讨,这已经偏离了理性的思辨,成为狂热的躁动,对解决事情并无裨益。

    乱局还不止于此,政府采购法中有明确规定,政府采购价格要低于市场的平均价格,所以低价是一个基本的原则。不过,采购法从来没强调是最低价格者必须中标,其内核是指向综合性价比最高,价格是能否中标的重要因素,却不是唯一因素。而在这个事件中,舆论反复强调1700万元的竞标价格是对公共利益的最大保护,引导公众沿着“招标即是招最低价”的思维路径前进,从而形成对比其价高者的天然心理反感,这不单将使问题更为复杂化,而且将对未来政府采购形成更大的认识误区。格力在很多成功夺标的案例中,亦并非出价最低。

    事实上,此番舆情汹涌,更多地体现出公众对政府采购的切盼以及个中存在问题所积压的种种情绪的集中宣泄。“只买贵的不买对的”、透明度不足、不时曝光的贪腐都让涉及该领域任何话题充满着张力,“格力状告广州财政局”无非充当了一个很现实的载体,无论谁胜谁败,如能在一定程度上对政府采购的完善有所促进,才是这场诉讼最大价值所在。














> 健康指南

> 合作推广

> 网络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