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首页慧聪家电网首页资讯空调冰箱洗衣机电视碟机热水器水家电太阳能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家电网

纵深富士康“九连跳”背后:青春的碎片

2010/5/16/23:23来源:现代快报

    5月14日晚,21岁的安徽籍男工小梁从富士康深圳龙华厂区宿舍楼坠地身亡。尽管目前还不清楚死因,但这无疑为已经发生“八连跳”的富士康又抹上一层血色。事件让公众普遍质疑“代工之王”富士康的生产经营管理方式,并开始关注这类代工厂中的年轻工人。他们是一群压抑而得不到自由舒展的灵魂,在工厂中日复一日地复制着动作、产品,同时也复制着自己的生活,就像一颗颗即将被拧毛的螺丝钉。

    富士康“魔咒”

    14日晚间富士康一名梁姓员工坠楼身亡,这是今年以来富士康科技集团第九名坠楼的员工,共造成7死2伤。现场发现一把带血的匕首,死者身上有四处刀伤。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非正常死亡的员工的年龄和入职时间具有相当大的相似性。他们都是外地来深圳的青年打工者,分别来自河南、云南、湖南等地,年龄最大的28岁,年龄最小的仅17岁,并且都是入职不久的新人。他们被称为“新生代民工”。这个群体因为与父辈民工的不同,一度被媒体和社会学家关注,但他们的处境并没有因此而得到改善。富士康连续坠楼事件发生后,公众视线再次聚焦于这些代工厂里的工人。然而,坠楼事件仍一件接一件发生。

    这种悲剧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什么?何时才能终止?尽管富士康表示,通过对员工自杀事件的调查,发现这些事件与企业的生产经营管理方式没有直接的关系,但舆论的矛头大多仍对准富士康为代表的代工厂的生产经营管理方式,以及这种方式所造成的工人工作环境和心理环境的双重恶劣。

    5月14日,一名自称在富士康做过一线员工的网民在天涯论坛披露了自己的经历。他总结说,从学生到工人其实是一道坎,需要关心和引导。学校和工厂是两个完全不同性质的地方,在学校思想有包袱可以找老师谈心和诉说,而在工厂,领导要的是产品的数量和质量。在学校犯了错误,老师给你指出还给你改正的机会,而在富士康,除了挨骂、罚款,就是威胁打包走人。

    新一代打工者的焦虑

    富士康“六连跳”发生后,为了揭开自杀事件的深层原因,《南方周末》实习生、21岁的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大三学生刘志毅应聘到富士康,卧底28天,并写出报道《富士康“八连跳”自杀之谜》。

    “人被机器劫持”“碎片一样活着”,报道中这样写道。刘志毅告诉快报记者,与富士康那些同龄人同行的28天,让他感到“心酸而震撼”。“很多都知道卓别林电影《摩登时代》工人在流水线上反复拧螺丝钉的镜头,但富士康的工人比电影里多遭受的,还有心理的枷锁。”

    在刘志毅眼中,富士康拥有现代化的流水线,工人两班倒,每班12小时。压力来自这种工业化的生产流程,“尤其是夜间,完全是被机器劫持了。”刘志毅举了富士康之外的一个例子。“工人腰上挂着计数器,工作时手举一次,计数器上就多一个数字,人成了机器的一部分,但你无法逃脱。”但与父辈相比,这些工人更需要尊重,需要成功的感觉。在这样的网络时代,他们能看到周围的环境和现实的巨大反差,但面对低待遇和恶劣的环境,以及知识水平的限制,他们无法改变现状。“梦想和现实之间被撕裂。他们过不去这个坎,心里充满焦虑和无奈。”

    在富士康,工人的学历从本科到初中都有,其中又以中专为主。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