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首页慧聪家电网首页资讯空调冰箱洗衣机电视碟机热水器水家电太阳能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家电网

一个空调安装工的意外死亡(图)

2010/7/12/17:24来源:法制晚报作者:许云峰

空调安装工小李在一栋写字楼的16层安装空调,他的安全带忘在了车里

空调安装工小李在一栋写字楼的16层安装空调,他的安全带忘在了车里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一个空调安装工的意外死亡

一个空调安装工的意外死亡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个体户挂靠一家已注销的公司 承包家电卖场的业务 不幸坠楼 从业者急需制度保障

  6月30日12时许,31岁的王洪元从朝阳区安华西里二区16号楼6层坠下,不治身亡。

  王洪元当天的身份是一名空调安装工,但他没穿工作服、没佩戴工作证件、没有同伴的保护、也没系安全带……他甚至没有接受过任何高空作业培训,也没有人告诉他万一出了事由谁埋单。

  他其实是一名家电维修个体户,没有高空作业资质,挂靠在一家已经注销的公司下,带着11名伙计,揽着包来的空调安装业务,负责上门安装。

  在这个酷夏,许多空调安装工正像王洪元一样在连轴忙着。大多数人也像他一样,未经过高空作业培训、不知道谁来为自己的生命负责。

  记者采访发现,空调安装行业其实有规可循,但经营者们未严格执行,从业者们更无从了解,一个专门用于该行业、强制约束的制度亟待出台。

  事发

  窗外打空调孔 六层坠下身亡

  6月30日中午12时,王洪元带着18岁的帮工郑和彪来到安华西里二区16号楼,负责给6层的一家人安装两台春兰空调。

  这是他们那天的第一单活儿。酷暑来临,当天共有4单安装春兰空调的活儿等着他们。

  两人分了工,王洪元让郑和彪去主卧室安那台好装的机位,自己则到次卧拆卸窗户上已经生锈的防盗网,准备打眼、装外挂机。“我的那台装得快,装完就去看师傅,刚一进那卧室房门,就看见防盗网在向外翻……”郑和彪目睹着王洪元失去重心、兜在防盗网内摔下去。

  楼下传来“哐啷”的坠地声,郑和彪大喊“救命!”他紧走两步趴在窗台上向下望,只见王洪元蜷在地面上,一动不动地流着血。

  7月5日,丰台区岳各庄北桥下,王洪元家的门脸房内,刚来北京打工3个月的郑和彪回忆:“那天上窗台时,我们都系着安全带,但当时太混乱了,我不记得他的带子是不是拴上了。”

  身份

  在京打工13年挂靠公司接“大活”

  王洪元今年31岁,山东菏泽人。

  他不是春兰空调的员工,而是一家家电维修门店的老板,养着11名伙计。他的父母妻儿都在北京,大儿子10岁,小儿子3岁。

  在他家的门脸房内,神情憔悴的妻子告诉记者,丈夫18岁开始在北京打工,一边跟着师傅学电器维修,一边在六里桥技术培训学校学会了修制冷机。“2001年后开了门脸房,就在岳各庄一带修各种家电。他的家电维修技术在行内也小有名气,安装维修空调是咱家主营业务之一。”他的妻子说。

  5月初,几个人多次来到他家门店,请他接安装空调的活儿。

  这些人来自北京国际工程有限公司,他们自称承包了某家电卖场春兰空调的安装业务。“他们之前派人到一客户家装空调,结果墙体太坚固,打不出眼,连换了三拨人都搞不定。后来哥哥去了,一次就把三个眼打好。”王洪元的弟弟王洪建说,北京国际工程有限公司也是出于信任哥哥安装空调的手艺,才迫切希望他入伙的。

  王洪建说,哥哥的门店不是注册公司,没有卖场要求的高空作业资质。但后来托朋友挂靠在了一家叫“北京欧阳兄弟商贸中心”的公司下,才接了这个活儿。

[1] [2] [3] 下一页 

关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