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重负?废旧家电处理行业的三缄其口

http://www.homea.hc360.com2017年08月08日09:30 来源:中国家电网T|T

    2017年,对于生态环保的落实,从纸上谈兵回归到实际操作层面。从中央派出巡视组问责环保落实不利的官员到禁止“洋垃圾”进口,从高层讲话中的“三令五申”到市场层面的环保股逆市走高,生态文明建设与经济发展等量齐观的时代终于到来了。

    借助这股东风,废旧电器电子回收处理行业迎来了一波“小阳春”,以A股上市公司格林美为例,在6、7月间,每股股价从5元上下增长至7.5元左右,涨幅接近50%。不过,与“高调”的股价相比,废旧电器电子处理企业的表现却是普遍的低调,媒体的聚光灯很难捕捉到他们的身影。

    以收定支!收不抵支怎么办?

    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电气循环技术研究所所长田晖介绍说,:“废旧电器电子回收处理产业就像钱钟书先生笔下的‘围城’,城外的人想进来,城里的人想出去。”循环经济、环保产业、城市矿山,“这个在‘垃圾堆’上生长起来的产业,似乎随处都是吸金的抓手,”但到目前为止,这个产业还需要政府的补贴,真正能够实现自主盈利的比较少,“高昂的回收成本,漫长的补贴拨付周期,让那些已经获得补贴资质的处理企业运行起来也步履艰难”,以2016年征收入补贴基金池的款项来看,大约在26.10亿元,仅够预期中4000万台处理量的拨付款;而2016年企业实际处理废弃电器电子产品达7500万台,实际需要拨付47.14亿元。庞大的资金缺口与基金制度一开始设立时确定的“以收定支,自我平衡”原则大差大离,补还是不补?怎么补?都是问题!

    此外,即使2016年处理企业的年拆解量已达到7500万台,但实际上,109家处理企业的年处理能力可达1.5亿台,“也就是说,平均下来,大部分处理企业都是‘半饱’状态,这肯定不利于提升效率所需要的规模生产。”

    那么,是否可以增加基金的收缴力度呢?

    中国家用电器协会标准法规部主任万春晖指出,“要知道,废弃电器电子补贴基金的直接来源是家电生产企业。现在,我们的家电企业每生产一台冰箱、空调洗衣机或彩电等产品,都要缴一份回收费用,这些费用自然要归入生产成本。”据悉,主营综合类家电的美的电器,一年缴纳的回收处理费就有3亿元,对于生产企业来讲是不小的压力。此外,近年来,进入报废高峰的很多是08、09年家电下乡、节能惠民时代的电器产品,数量基数庞大。而现在,进入供给侧改革通道的家电制造企业产量增速是放缓的,类似寅吃卯粮。“当然,还有不少生产企业认为,拆解企业在得到补贴的同时,从废旧电器电子中提炼的资源,应该成为他们盈利的主要来源——拆解企业不能只接受输血,不造血!”

    而拆解企业的“苦水”也是满满的。万春晖表示,“一方面,在中国废旧电器电子是作为‘资源’来对待的。拆解企业要维持运行,就要从各种渠道买‘资源’。在2009~2011年国家推行‘以旧换新’期间,废旧电器电子集中在家电零售商和生产商手中,拆解企业与他们对接相对容易;而在这一期间外,废旧电器电子主要集中在个体回收户手中,‘资源’相对分散。不少拆解企业也尝试过自建回收渠道,但最终折戟在‘成本过高’——废旧电器电子的分布是离散型的,单个回收网点根本难以覆盖;而大家电最高昂的还是运输成本!”她提到,在国外,如日本,废旧电器电子是作为‘垃圾’来处理的,消费者要为它们的回收买单,通过邮局寄递至回收处理网点,否则便要吃罚单,“这在中国肯定行不通,从制度设计便是不同的。”

    “另一方面,拆解企业处理后得到的再生资源,其实很大部分归属于大宗原材料,受市场波动影响很大,如铜的价格最低时3万元一吨,最高时8万元一吨,如果价格太低,处理产品的获利甚至不能覆盖收购时的成本。近两年,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拆解企业盈利状况便好一些;前几年,这些原材料价格处于下行通道,拆解企业的日子也紧巴巴的。”

    以格林美为例,其市场K线在2011年后的几年时间中,基本呈“阴跌”态势。直到现在,在政策层与市场层的双重刺激下,才呈现出上扬起色。而格林美在整个行业中,居于前三位置,也是技术投入较强,盈利能力较为突出的企业之一。

    据《中国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及综合利用行业白皮书2016》显示,2016年拆解处理企业分化明显,行业集中度不断增强。田晖表示,“根据环保部发布的2016年第1、2季度处理企业处理数据显示,格林美、中再生、启迪桑德三大集团企业处理量占全行业42.5%,比2015年同期增长8%。”而与此同时,有近三成处理企业因“不堪重负”而停产。

    监控下的拆解流水线

    “拆解企业之所以不愿意站在聚光灯下,很可能与他们接受基金补贴的敏感性有关系。”骗补,这个词汇似乎总是与国家补贴如影随形。“不过,在本轮的废旧电器电子基金补贴制度中,不可能存在这种漏洞”,万春晖强调,“环保部对于获得了基金补贴资质的企业建立了严格的监管措施。举措之一,便是对拆解企业流水线全天候无死角的视频监控,在这种状况下,虚报基本不可能。此外,环保部责成地方环保部门下到现场进行监管。当然,还有第三方会计师事务所的审核评估以及全国性的审查抽检。”

    2016年,作为基金补贴新标实施的元年,一些情况也在悄然发生改变。

    据《白皮书2016》介绍:2016年,废电视机拆解量占绝对统治地位的情况已经发生改变,从2015年的70%缩减为55%,其处理份额被电冰箱、洗衣机、房间空调器等产品所占据。房间空调器的比例为2.7%,较2015年上升1127.3%,洗衣机15.9%,上升91.6%,电冰箱为7.7%,上升75.0%,微型计算机为18.6%,上升8.8%。

    价格因素在其中起了主导作用,田晖指出,“2016年以前,电视的补贴价格是最高的,然后大部分回收来的废旧家电都是电视。现在,新标准调整了补贴价格,空调补贴价格升了,电视补贴价格降了。”从京东设立的回收平台上,笔者查阅到目前冰箱回收均价约为27元,空调约108元,电视约54元,洗衣机约25元。

    “这两年,互联网回收平台不断涌现,不过大部分平台更愿意回收手机等3C产品。他们回收来的废弃电器电子会先经过一轮检测,如果能够再利用的会翻新后流入二手市场,不能再利用的便卖给处理企业。毕竟,商家要追求利润最大化。”

    据《白皮书2016》介绍2016年,我国废弃电器电子回收业务呈现以下特点:

    一、绿色回收稳定增长,废旧手机回收成热宠,华为等手机生产企业也纷纷加入,履行生产者延伸责任,加入废旧手机的回收市场;

    二、以个体回收为主的格局未打破,回收成本高居不下。田晖介绍说,“第三方回收商仍占全部回收量的90%以上,此外,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的运输、贮存和人员成本居高不下,尤其针对大家电的回收,物流成本有时比废家电本身的材料价值还高。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
产品评测PRODUCT EVALUATION
新品信息NEW PRO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