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龙案”10年后重审 顾雏军:我不会再输

http://www.homea.hc360.com2018年01月09日14:22 来源:网易财经作者:马莉T|T

    2018年第一天,刚刚从全国工商联出来的格林柯尔系创始人、原科龙电器董事长顾雏军向网易财经感慨,他的案子在2017年底能逆转,“我认为这已经不再是我的力量了”。这一天,距离2012年9月,刚刚出狱的他顶着“草民完全无罪”的帽子出现在自己的新闻发布会上,已经过去了5年零3个月。

    59岁的顾雏军头发已然花白。他上身穿着深色西装,内搭白色竖条纹衬衣,没有打领带,下身穿着蓝色灯芯绒裤子,皮鞋锃亮。虽然穿得很立整,但整个人看上去显得并不太精神。

    2017年12月28日上午,有朋友突然打电话告诉顾雏军,他的案子,也就是曾轰动一时的“科龙案”,要进入重审状态了。他一开始以为朋友在胡说,但对方告诉他网上新闻已经出来。等他看完新闻后几分钟,再审庭的副庭长给他打电话,说由他们通知他,最高人民法院从广东把案子提到最高法重审。

    这让他非常高兴。他十分笃定地说,理论上这个案子只要一旦再审,就一定会翻过来。他强调,起诉他的三个罪名将完全被推翻,“不可能有一点点残留”。

    最高法再审后,顾雏军的计划是拿回自己的“合法财产”,至于赔偿,他是“不在乎的”。此外,常年举报的他还认为,“这个案子是一个非常清晰的涉及产权的案子,与之相关的一些事,比如冤案制造者,要不要受到追究?”

    在他看来,目前首要的事是“刑事案件彻底平反”,下一步才会解决民事案件。

    我国刑诉法规定,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应当在做出提审、再审决定之日起三个月以内审结,需要延长期限的,不得超过六个月。最高法决定提审顾雏军案的时间是2017年12月28日,也就是说,最晚在2018年6月底之前,该案要审结。

    顾雏军坚持自己不可能在再审时输掉。他的微博,还转发了新华社关于最高法院再审顾雏军等三起重大涉产权案件的时评:用公正司法筑牢产权保护堤坝。

    冰箱业大佬盛极而衰

    即使是在入狱以前,顾雏军也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人物。

    早在1989年,他的“顾氏循环理论”就引发广泛争议,权威媒体的关注和师门对他的反驳接踵而至,他在国内外的口碑和待遇也呈两极化。2001年10月,他收购了当时冰箱四巨头之一的科龙电器,将产业从制冷剂扩展到上游的冰箱制造业。这一举动也引来媒体关注,《财经》等先后发布报道质疑其产品及财务状况,引发他任董事长的香港创业板公司格林柯尔科技控股公司(0856)股票暴跌,市值缩水10亿元。

    随后,他频繁接受媒体采访。

    此间,一方面是他不断收购,一度占据国内冰箱业半壁江山,甚至将产业链扩展至汽车行业,使得格林柯尔旗下拥有科龙、美菱、亚星客车和襄阳轴承4家上市公司;另一方面,是媒体始终在追问和质疑的:他收购的钱到底从哪儿来?

    对于这个问题,顾雏军向网易财经算了一笔账:收购科龙电器20.6%的股权,花费3.48亿元;收购美菱电器20.03%的股权,花费2.07亿元;收购亚星1.15亿股社会法人,股份转让价款总计4.18亿元;收购湖北襄阳轴承29.84%的股份,花费1.1亿元,四笔收购花费总共接近11亿元人民币。而他自1998年以来,从国外向国内总共投资了1.7亿美元(他曾在一份举报信中表示这1.7亿美元的投资都有国家外汇管理局的证明),此外还有公司经营的利润,他也减持过香港上市公司的股权。

    “我根本不需要借钱”他总结道。

    不过,除了前述5家上市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在顾雏军快速收购的那些年里,他和自己的格林柯尔系还有多笔投资。格林柯尔曾在2002年5月投资3.6亿美元,在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购地16.6公顷,兴建格林柯尔科技工业园;2002年底,顾雏军以1000万元的价格接手上菱两条冰箱生产线设备;2002年10月,又斥资3亿元整体收购吉林吉诺尔冰箱厂,等等。

    很快,2004年,因在2001年就警示了“德隆系”而声名鹊起的经济学家郎咸平,将“炮口”对准了顾雏军。尽管这场旷日持久的“郎顾之争”在后来爆出了很多真假难辨的“内幕”,甚至引发了国内经济学家对国企产权改革的大讨论,但在一定程度上,它在当时的报道中也被视作是顾雏军和他的格林柯尔系势衰的导火索。

    今日再忆起郎咸平,顾雏军说,对于这个昔日对手,他是恨的。

    证监会立案调查后获刑10年

    顾雏军自述,他接手科龙后,把科龙的税收从收购前的1.7亿元做到了2004年的5.6亿元。而这也让他和科龙遭到一位2004年履职顺德的官员的觊觎。

    2004年12月1日,顾雏军收到广东证监局的一份问询函,问询科龙公司在广东发展银行出具2.76亿美元担保函一事。这也是“顾雏军案”的开始。他告诉网易财经,自己当时派人到广发行调查,广发行给他们盖章表示没有这个事情,从来没有给他们开过这个保单。“我还到广东省人民银行查底,因为担保都有备案的。广东人行也没有备案,说明这个担保函是一个虚假的东西。”之后他们就写了一个证明给广东证监局。

    不过,2006年中国证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就顾雏军案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2001年顾雏军入主科龙电器后,当年巨亏。已是两年连续亏损的科龙电器处于退市边缘,属于高风险上市公司,成为交易所和证监会的重点监管对象。

    根据这位负责人的说法,2004年9月,证监会统一部署,广东、湖北、江苏和安徽四省证监局分别对科龙电器及其关联公司进行核查,发现公司的经营和管理存在很多不规范做法。

    网易财经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2004年10月25日至11月29日,证监会广东证监局派出检查组对科龙电器及江西、珠海等地子公司进行了检查,发现公司存在多项问题。两日后,科龙致函广东证监局,逐条回复了监管发现的问题。

    2005年4月,格林柯尔涉嫌挪用科龙电器资金一事被正式立案调查,湖北、江苏、安徽和广东四省证监局联合调查格林柯尔旗下4家上市公司。很快,顾雏军被抓,格林柯尔停牌,他也被免去科龙董事长一职。

    对于立案调查的案由也有两种说法,顾雏军坚持调查案由是科龙公司为格林柯尔公司担保2.76亿美元的事实,而该事实并不存在,从而认为立案程序不合法。但在2007年4月3日的《行政复议裁决书》中,中国证监会答复表示立案程序合规,调查案由并不是顾雏军所称的违规担保事项。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
产品评测PRODUCT EVALUATION
新品信息NEW PRO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