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雏军:曾登“福布斯富豪榜” 也曾身陷囹圄

http://www.homea.hc360.com2018年02月09日15:17 来源:中国企业家作者:李佳T|T

    如果写本自传,顾雏军会如何描绘自己这一生?

  从登上“福布斯富豪榜”到身陷囹圄,命运掉头只是一瞬间,承受暴风雨的除了顾雏军的“格林柯尔系”,还有当时的国企改革进程。

  在那场“国退民进”的浪潮下,顾雏军的人生轨迹发生逆转,此后多年,他从未停止过抗争。

  顾雏军放不下。两大产业,五家上市公司,三十多家企业,占据中国冰箱业半壁江山,一个庞大的格林柯尔帝国。

  但无限风光在险峰,七年牢狱让一切轰塌。

  事实上,从顾雏军2001年收购科龙开始,争议就一直伴着他,关于产业、关于资本,更关乎产权改革和国运。

  由此引发的“郎顾之争”,不仅成为“格林柯尔系”倾覆的导火索,客观上也影响了国企产权改革的方向和路径。

  直到2018年初,最高法将再审顾雏军案,他身上的符号意义才再一次被放大,成为产权保护背景下的新注脚。

  时隔一年《中国企业家》记者再次见到顾雏军,他的精神气色还不错。比起刚出狱时的喊冤姿态,现在的顾看上去平静不少,言语间也多了几分谨慎。

  2005年入狱之前,顾一度觉得自己“流年不利”,现在口中只有“感谢这个好时代”。或许是和命运缠斗的这些年里,他早已明白:“个人再怎么努力,都没法改变一个时代,但时代可以改变你。”

顾雏军:曾登“福布斯富豪榜” 也曾身陷囹圄

  一

  “郎顾之争”前,郎咸平质疑过不止一个企业家。

  2004年2月,李东生在一档谈话节目《头脑风暴》中,就面对过郎咸平的咄咄逼人。

  那时候,TCL刚刚在深交所上市,是首个集团公司吸纳合并子公司从而整体上市的案例,因此关于TCL改制和李东生个人财富的话题也引发了关注。

  节目中,郎咸平步步紧逼:“像类似TCL这个CASE,一家国营企业突然有一个人进去了,同这个国营企业起了某种程度的协调,然后他就能透过一些资本运作的方法最后成为一个大股东,那社会的公平性在哪里?”

  被主持人形容为“温和”的李东生,以自己是TCL的创业团队成员,而不是外来者的身份进入的公司,把问题一句话带过。显然,郎咸平对答案并不满意。四个月后,他再次质疑TCL的账目和财务表现,并认为TCL的发展过程实际上是国有资产流向了李东生个人。

  当时,郎咸平一并质疑的还有广东科龙电器主席顾雏军、海尔集团董事长张瑞敏。

  2004年8月10日,郎咸平以香港中文大学金融教授的身份发表了名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的演讲,指责顾雏军在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席卷国家财富,并且强烈建议停止以民营化为导向的产权改革。

  面对质疑,李东生以一句“郎咸平是谁?”作回应,没有再继续纠缠,海尔也予以低调处理,唯独顾雏军忍受不了。仅仅七天后,他就向香港高等法院递交诉讼状,以个人名义指控郎咸平对其构成诽谤罪。

  此时的顾雏军,已经完成对亚星客车和襄轴股份的收购,格林柯尔开始涉足汽车制造和配件行业。

  更早之前,顾雏军控股科龙电器,2003年收购美菱电器20.03%的股份,从而拥有科龙、容声、美菱、康拜恩四大冰箱品牌,公司旗下冰箱产能达到800万台,规模中国第一、全球第二。

  在当选2003年“CCTV经济年度人物”时,顾雏军被描述为:“用10亿元的资本杠杆撬动上百亿元规模的企业,他是制冷专家,更是投资赢家。”

  光环笼罩,顾雏军一方面被视作国有企业改制的“专家”,但另一方面,他的产业整合和资本运作手段也引发争议。

  当初TCL整体改制上市,李东生成为舆论追逐的对象之后,感到了压力:“我的经验,在中国做事情,如果太多人去关注你,对你不是一个好的事情。”

  没想到,这句话最后应验在了顾雏军身上。

  2001年底,顾雏军因为收购科龙声名鹊起,之后的投资收购更让外界把他看作“资本大鳄”。但在郎咸平眼里,顾雏军的一系列动作是用9亿多人民币换来136亿的国有资产,郎把顾和“国退民进”联系在一起,指责他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没人会预料到,这场“郎顾之争”持续发酵、扩大,波及经济学界、政界和商界,最后席卷全国,引发全民大讨论,由此导致的舆论影响了正在进行中的国企产权改革路径。

责任编辑:李群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
产品评测PRODUCT EVALUATION
新品信息NEW PRO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