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我没买iPhone说明市场还没有饱和

http://www.homea.hc360.com2018年02月27日11:07 来源:华尔街见闻T|T

    今年即将年满88岁的“股神”巴菲特,在美东时间上周六发表了2018年致股东信后,按照惯例周一接受财经媒体CNBC采访,对《信》中的重点话题进一步作出阐释。

    他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A类股周一高开高走,收涨3.98%,报31.62万美元/股,2月初曾一度跌破30万美元关口。B类股收涨3.9%,报210.62美元/股,接近2月1日所创217.25美元的历史新高。

巴菲特:我没买iPhone说明市场还没有饱和

    巴菲特:苹果是去年买入最多的个股

    华尔街见闻对《信》和去年四季度伯克希尔-哈撒韦13F持仓报告的分析中提到,去年巴菲特大举押注苹果,令对苹果持仓的美元价值(282亿美元),位居公司总持股(1705亿美元)的第二位。

巴菲特:我没买iPhone说明市场还没有饱和

    巴菲特在周一采访中称,人们可能认为持有仓位的美元价值反映了伯克希尔的喜好顺序,例如富国银行是该公司截至去年底的最大仓位。但“如果看过去一年的新晋买入规模,苹果是我们买入最多的”,这是“股神”对“更喜欢allin哪支个股”问题的回答。

    他认为,苹果的消费分支“无与伦比”(extraordinary),生态系统的稳健程度也达到“无与伦比”。苹果产品是个非常强大的留客工具,“至少在心理和精神层面,人们非常、非常、非常锁定在自己正使用的产品上,苹果就是这样一例。”

    当被问及“重复三遍强调喜爱”后的巴菲特为何自己还在使用翻盖手机时,他笑称,苹果CEO库克也问过相同的问题,但他个人是不太习惯新的技术。不过“只要我还没有买苹果手机,证明苹果的消费市场还没有饱和。当我也去买苹果手机时,可能市场上所有人都已经买了”。

    巴菲特:更好的股东回馈是回购而非股息

    华尔街见闻曾提到,截至2017年12月30日,伯克希尔所持现金和美债为1160亿美元,再创公司历史新高。但《信》中没有提到伯克希尔会发放股息。此前有分析称,现金持有过于庞大,为巴菲特制造了来自股东方面的压力。有股东表示,也许发放一次性的特殊股息更合适。

    在周一的采访中,巴菲特认为在无法找到合适收购目标的情况下,会首要考虑股票回购来回馈股东,这也是返还现金给股东的方式之一,而且还会增加股东所持股份的股权规模。但发放股息基本不太可能,因为担心会给股东一种隐含的心态,即以后会永远发放股息。

    巴菲特也重申了回购的触发条件要“完全取决于股票价格”,此前公司规定,股价触及票面价值的120%时会回购流通股,但目前A类股和B类股的交投水平都接近票面价值的170%。曾有分析师和股东希望能提高回购门槛,但巴菲特没有暗示会作出修改。

    他认为,持有伯克希尔的股票更像是“储蓄账户”,股东可以选择每年小幅卖出一些,但如果公司启动股票回购,股东最终持有的伯克希尔股份的每股权益会比卖出以前还大。巴菲特也强调,几年之前问过投资者想不想要股息,但最后47:1的人表示不想要。

    巴菲特:长期投资者应毫不犹豫选择股票

    华尔街见闻曾提到,本次《致股东信》的最大亮点之一是,“股神”认为看起来安全的债券反而会增加长期投资组合的危险。他的理由主要是通胀上行会侵蚀固定收益购买力的贴现率。

    他在周一采访也重申了这个观点,称“在股票和债券中,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股票”,并认为长期投资者应该选择股票而不是债券。他举例称,如果要在购买30年期政府债券和30年持有股票之间选择,股票的长期表现会跑赢30年后到期的国债,所以伯克希尔在今年以来是股票净买家。

    其《信》原文表示:

    在未来的某一天、某一周甚至某一年,短期内股票的风险将高于短期美国债券。然而,随着投资者的投资期限延长,假设以与当时利率水平相对应的合理市盈率买入股票,美国股票的多元化投资组合风险程度将逐渐低于债券。

    巴菲特:令聪明人破产的首要方法是加杠杆

    在谈及去年伯克希尔的收购与投资时,巴菲特在《致股东信》中论述了加杠杆收购或投资的弊端,认为用借来的钱去买自己不需要的东西很愚蠢,周一采访时他不仅重申了这个看法,还认为“就算在这种情况下令投资净值翻倍,也不会感到格外开心”。

    他还在采访中引用了94岁老大哥芒格的话称,令聪明人破产的三个方法是:酒、女人和加杠杆。其中酒(Liquor)和女人(Ladies)只是因为以L打头为了凑韵才添加,真正危险的只有一个:加杠杆(leverage)。

    在《信》中,他用伯克希尔股价在53年中的四次重挫,说明短期价格随机波动,可能掩盖长期的价值增长。伯克希尔在期间一直通过将盈利进行再投资,并让其产生复利的方式“创造了奇迹”,年复一年的长期价值都在增长,但也有过几次股价深跌37%-59%的情况。

    巴菲特认为,这就是借钱持股风险的最有力证据,即短期内无法预测一支个股的跌幅深浅,并且这种跌幅与其长期价值无关。他表示:“就算你借钱不多,持有的仓位也不会立即被下跌的市场威胁,但你的心态可能被新闻标题或市场评论扰乱,在慌恐下不能做出明智的决定。”

    共和党税改有利企业不会受持枪讨论影响

    作为共和党税改落地后的最大赢家之一,伯克希尔去年净资产价值增加了635亿美元,其中近一半(290亿美元)来自于税改的福利,巴菲特也在采访中详细分析了这部分红利的由来。

    他举例称,假如有1000亿美元的股市未实现收益,如果悉数卖出需要纳税。如果税率还是35%,代表需要准备350亿美元的预付款,增加了公司的负债端。但目前企业税率降至21%,代表有140亿美元从负债端上抹去(350减去210),虽然这140亿不代表现金入账,但因此提升净值。

    税改对伯克希尔有利的另一个因素是递延所得税修正。华尔街见闻曾提到,《巴伦周刊》引述巴克莱分析师JayGelb估算,截至去年12月31日,伯克希尔账面价值可能升至A类股每股约21.7万美元,较9月30日的约18.7万美元增加16%,主要受递延税债务减少提振。

    巴菲特也确认了伯克希尔不会避免与持枪的个人或机构做生意,即不会陷入美国因2月14日佛罗里达州中学大规模枪击事件的政治讨论。他认为,商业领袖不应把个人观点强加给公司,这样对伯克希尔37万名员工和上百万股东都不利。个人有表达观点的自由,公司如果这么做“很可笑”。

    多家外媒观察发现,上周末达美航空和美联航中止了对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会员的优惠折扣,全球最大资管公司贝莱德CEO芬克(LarryFink)也表示,会跟旗下创设ETF所持有的枪支制造商谈话,代表枪支行业的被动投资可能会采取抵制行动。

    不过巴菲特对税改的观点一直备受争议。作为民主党的坚定支持者,巴菲特去年的态度一直是反对给美国富人减税,一度认为之前的美国企业税率没有损害全球竞争力,但后来又改口称希望给企业减税。他也希望特朗普执政成功,并对经济产生积极效用,认为税改对全美商业有利。

    巴菲特:在医疗保健领域的野心更大

    备受关注的《致股东信》并没有谈到1月由伯克希尔、摩根大通和亚马逊联手设立的医保公司。华尔街见闻曾提到,这家合资公司先期目标是提供技术解决方案,为各自雇员及家属提供价格合理、透明的高品质医疗保健服务

    但巴菲特在周一采访中谈到了这家公司,认为三家各行业巨头的野心“远比节省个人医保成本更大”。他认为省钱并不困难,核心问题是“能否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对此“我有信心,但不期待出现奇迹”。

    他还谈到了这家公司在今年可能的进展,例如会选出一个顶级CEO,是真正对医疗保健领域从各角度都有深刻领悟的人。他也认为私营领域对医保体系的改革会比政府公权力更成功,因为他们没有官僚主义的问题或者选民等政治考量,而且三家公司“互相喜欢、信任对方”。

    巴菲特认为,目前美国医疗系统最大的问题不是成本意识(cost-conscious),而是这个系统本应该提供更好的实际医疗福利,以及改善人们对所接受医疗福利的体验和感受。

    此前有分析称,伯克希尔在去年四季度新晋增加了对以色列药企巨头Teva Pharmaceutical的持仓1890万股(价值3.77亿美元),可能与上述合资公司有关。但巴菲特在周一采访中否定了这个看法,首先伯克希尔对Teva的持仓是投资经理作出的,就算全卖了自己也不知情;第二,伯克希尔目前的持仓主要是财务投资,并非战略投资。

责任编辑:李群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
产品评测PRODUCT EVALUATION
新品信息NEW PRO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