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概念不敌零售规律:无人货架的集体逃亡

http://www.homea.hc360.com2018年06月14日10:28 来源:新浪科技T|T

    慧聪家电网:2018年6月11日,猩便利宣布获得蚂蚁金服战略投资。果小美紧随其后,次日宣布了融资进展。不过,两笔融资均无具体金额。

    这些消息如同水滴,在多个行业群中泛起涟漪。

    从业者不断在QQ群中发问:“他们不是撤店了吗?”“洗牌期结束了?”“看来这行业还得靠巨头扶持”……

    据新浪科技不完全统计,自去年7月份到今年年初,无人货架行业涌入了至少40名玩家,瓜分了50亿元的融资。这一融资额度“比肩”共享单车:在鼎盛时期,5个月的融资额也不过45亿元。

    资本的疯狂追逐让无人货架企业爆棚式增长。当时,几乎所有的企业在对外宣传中,均以“将布局百万货架”、“日均交易额将达百万量级”、“将覆盖XX城”等量化数字来博得舆论眼球。

    然而,风云突变,企业的预期与现实却大相径庭。

    自今年年初以来,猩便利、果小美、七只考拉等被负面消息缠身:大规模裁员、融资失败、整城撤店甚至企业倒闭……

    资本开始变得异常理性。

    让他们趋之若鹜的是,在线上流量红利见顶时,无人货架是以低廉的价格获取线下流量的最佳途径。

    不过事实却证明,在“快跑烧钱”的路上,恶性竞争、高损耗率、供应链缺陷等弊端不断涌现,采购、仓储、物流、配送等环节的配合度显得尤为重要,其整体运营难度甚至超过了造车、铺车的共享单车。

    “无人货架从本质上是零售生意,大家不会烧钱去铺供应链”,一位参与过无人货架的投资方告诉新浪科技,一方面,除去竞争外,线下点位的费用正在上涨,很多企业的商业拓展能力遇到瓶颈。另一方面,为了保护用户体验,就必须完善供应链,但这一过程时间太长,不符合资本短期求利的预期,资本不会持续“输血”,所以企业必须转型或拓展新业务,“业内对转型的预期是半年,转型不成就只能等死”。

    危机四伏

    时至今日,前果小美BD(商务拓展)冯健对入职时的场景仍记忆犹新。

    “我们那批人都来自饿了么,看中的是对BD激励政策,还有期权”,冯健说,入职期间正赶上果小美融资,公司对外宣称要铺设100万个货架,这让BD们兴奋不已,更多点位意味着更多收入。

    冯健向新浪科技透露,当时果小美给出的底薪是5000元,薪水要低于饿了么,但提成可观且呈阶梯式增长,“点位数量以20个、40个、60个划分,分别对应提成底线是200元、400元、800元”。

    一般情况下,配合果小美在当地的优惠福利,多数人的点位数量都可达到40个以上,收入约在2.5万元左右,部分地区的BD薪资高达5万元。

    高薪大概维持了3个月。

    今年年初,冯健的薪酬开始下调,同时,部分点位开始出现缺货现象。

    “规定是一两天一补,但有时要拖到一周”,冯健透露,春节过后,公司内部开始对供应链问题产生争执,BD在前方疯狂推进,后方供应链却拖了后腿,“补货量也开始减少了,苗头不对!”

    这反映了无人货架模式的弊端。

    据悉,果小美的供货商是中商惠民,因采购数量有限,导致果小美在合作关系上缺乏话语权和议价空间,结算方式也为现款现货。若资金不到位,则意味着合作失败。

    不仅如此,无人货架行业的竞争手段十分低俗,因缺乏监管,BD间偷拿货物的案例屡见不鲜,“还听说有人冒充我们的员工,直接把货架从办公室拿走了”,冯健说道。

    据媒体报道,今年4月,果小美在北上杭等地的部分业务停滞,仓库亦被清空,裁员数量达到了2000人。

    冯健在这轮裁员风波中选择离开,但仍愿相信无人货架的风口。他先后向每日优鲜便利购、猩便利和七只考拉投过简历,虽有“回音”,但薪资及提成都远不及鼎盛时期的果小美,甚至不及其他行业的BD业务,“这才火了半年多,难道这个行业要凉了?”

    冯健在果小美的经历绝非个例。无人货架企业七只考拉、猩便利等,均被曝出过裁员消息:今年1月,猩便利在南京、杭州、苏州等二线城市的物流人员均被裁出;今年5月,七只考拉传出“90%的网点都已撤柜”……

    频现弊端

    冯健所提及的供应链缺陷,只是无人货架的弊端之一。恶性竞争不断,点位费用增高等都是企业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一位在上海从事物流的人士告诉新浪科技,一般情况下,一个地区每车每天要前往4~6个便利店补货,期间会重返仓库一次,日收入约为500元。但由于无人货架企业的布局十分分散,在同一站点的停留时间往往是传统便利店的两三倍,导致效率明显降低。同时,单一企业未达到规模化,尚不存在边际效益降低成本,反而因企业众多,运输的成本在水涨船高,目前日收入已上涨了150元。

    与之相对的是,写字楼、小区、停车场、电影院等人流密集的场所,点位费用也在提升。

    “以前一个货架进楼是400元,现在要700元”,一位无人货架从业者告诉新浪科技,在北京部分商区,物业开始增收管理费。原因在于部分企业倒闭后,无人货架无人处理,物业额外承担了清理工作,所以进楼费用相应上升。同样,随着各家企业涌入,不同商圈也增设了多项条款,例如北京的万达影院,要求补货频率必须达到每日一次,这对运营能力和商业拓展能力都是不小的考验。

    除模式弊端外,用户对无人货架的态度褒贬不一。

    新浪科技近日走访了国贸商圈的几处无人货架,除便捷性外,货架商品主要存在三方面问题:

    第一,供货效率低。无人货架上,单一食品的数量约在3~5个,部分商品上午开始断货,直至次日或第三日才能补货,间隔过长。

    第二,搭配不合理。例如货架上的奶制品,多为进口奶,且均在8元以上,过高的单价降低了员工的购买欲望。此外,部分货架上堆满了盒装泡面,因气味大导致长期无人购买。

    第三,增管理成本。国贸物业管理部人员称,无人货架上售卖的零食产生了大量碎屑,增加了清扫成本,对此还特意开过内部会议,决定减少无人货架的进驻。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
产品评测PRODUCT EVALUATION
新品信息NEW PRO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