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赴美周年纪:乐视的失控、崩塌与救局

http://www.homea.hc360.com2018年07月09日15:18 来源:大摩财经T|T

    贾跃亭出国赴美并辞去乐视网董事长整整一年了。

    2017年7月6日,已身在美国的贾跃亭发布公开信,称“乐视至今日之巨大挑战,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

    当晚,乐视网宣布贾跃亭已辞去董事长及在上市公司的所有职务。同日,贾跃亭又宣布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包括国内的乐视汽车和国外的FF)全球董事长,从此全力专注FF的融资和量产。

    就在发布公开信前几天,贾跃亭已经出国了。7月1日,甘薇给贾跃亭准备了去美国开会的行李,以为丈夫像往常一样只呆两周,却没想到贾跃亭至今未归。

    一位当天路过乐视大厦17层的乐视员工回忆说,听到贾跃亭的副手、长期跟随其创业的刘弘在办公室唱起一首歌:“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失控

    贾跃亭曾经在2014年滞留国外五个月,他的乐视网亦备受质疑。但他在当年底回国后,完成了惊人的逆转。2015年,乐视网市值最高达到千亿,乐视体育、乐视移动、乐视汽车等令人眼花缭乱的乐视生态布局一个接一个冒出,成为资本蜂拥追捧的对象,贾跃亭本人也在短短不到两年里达到他个人荣耀的巅峰。

    然而,狂飙之间的乐视生态早已危机四伏,资金困局在2016年11月更是已经遮掩不住。

    2016年11月2日,贾跃亭乐视生态的最后一子乐视金融正式亮相。当天,盘整数月的乐视网股价暴跌超过7%。市场议论纷纷之时,那个周末即11月6日,贾跃亭突然以内部信的方式主动揭开了乐视资金危机的盖子。

    贾跃亭在内部信中反思了乐视蒙眼狂奔、烧钱追求规模扩张的思路,称乐视手机、乐视的资金面临极大挑战,“身后是一片冰冷深海”。他同时宣布今后乐视要“告别烧钱扩张聚焦现有生态”,追求经营现金流正向增长。他还表态称即日起“自愿永远只领取公司1元年薪。”

    贾跃亭亲口承认乐视的危机来了,那么,乐视的危机到底有多严重?接近贾跃亭的人士说,一直自信的老贾后来有点后悔发了这封内部信。

    陷入资金困境的老板第一反应都是找钱自救。贾跃亭先是找来一帮长江商学院同学作秀“力挺”,演绎了“中国好同学”的情谊,紧随着通过老朋友、葛洲坝集团董事长何金刚的推荐勾兑上了孙宏斌,一位踌躇满志的地产商。热衷收购不良资产、曾经“救驾”佳兆业、绿城又折戟的孙宏斌心动了,紧急调研一番后认为:“他(贾跃亭)就是缺钱,缺钱就好办了。”

    2017年1月,已陷入资金链危机的乐视等来了“救世主”、贾跃亭的山西老乡孙宏斌。孙宏斌表现得和贾跃亭“惺惺相惜”,一次性豪掷150亿,让互联网和科技圈体会了一把地产商的“大气”。

贾跃亭赴美周年纪:乐视的失控、崩塌与救局

    孙宏斌是典型的精明商人,他吸取了“驰援”佳兆业又被郭英成翻盘的并购教训,入股乐视时将主要资金投向乐视生态的核心优质资产:乐视致新(电视业务)和乐视影业,并且设置了多个保护性条款,包括派出融创财务干将刘淑青来监控乐视的资金流向。

    然而,孙宏斌并没有完全控制住贾跃亭对乐视资金的调动。知情人士称,2017年上半年,贾跃亭的亲戚兼亲信杨丽杰仍然牢牢掌握着乐视资金账户的“密钥”。贾跃亭后来称,孙宏斌投入的150亿资金,在这段时间里基本用于偿还金融机构借款——孙宏斌后来对此明显不悦——事实上,最后导致贾跃亭出国避债的仍然是银行,贾跃亭到底说的是不是实话至今是个谜。

    乐视最重视的现金流来源、2016年销量达600多万台的电视业务线在危机后表现不佳,特别是乐视致新的4月大促业绩惨淡,几乎让乐视内部的知情人绝望。有人将败因总结为产品和需求错位:用户大屏需求更盛,但大促前乐视仍然给渠道塞了大量50寸以下电视产品。也有人认为,乐视当时的管理体系已经失控才是主因。

    孙宏斌对乐视愈陷愈深的资金危机逐渐失去了耐心。2017年5月21日,乐视网的总经理和财务总监双双换人,乐视电视的功臣梁军接替贾跃亭出任总经理,杨丽杰也被替换。但梁军很快就内外交困:一方面对解决经营困境无能为力,另一方面又被部分乐视高管视为“叛徒”——他在仅仅几个月后也仓促离开了。

    与此同时,上市公司乐视网及乐视其他生态的危机渐趋加重,资金危机的火苗从一个生态向另一个生态烧去,火烧连营,体育、汽车、影业等接连起火,让外界目不暇接。特别是乐视体育和乐视汽车,严重缺钱的阴影导致这两个曾经的荣耀业务基本“休克”。

    贾跃亭最后在国内公开露面是2017年6月28日的乐视网股东大会,地点是曾被另一个山西商人丁书苗拥有的伯豪瑞廷酒店,丁书苗与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金钱勾结和权利寻租中,伯豪瑞廷是一个绕不过的地方:刘志军案发后被扣押冻结的财产名单中,伯豪瑞廷酒店赫然在列。

    当日,贾跃亭向在场焦虑的投资者表示,乐视将尽快的转让资产,用回笼的资金“快速使非上市公司的业务恢复正常”。

    然而,就在这次股东大会前两日,招商银行已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查封贾跃亭、甘薇以及乐视控股等公司的资产。7月1日,贾跃亭出国不归,再过三天乐视网才接到贾跃亭通知并发布公告称,招商银行查封冻结贾跃亭的存款及其持有的乐视股权资产。7月6日,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及一切职务。

    贾跃亭“下周回国”从此成了一个段子。

    崩塌

    当贾跃亭坐上去美国的飞机时,他曾经引以为傲的乐视七大生态正在加速崩塌,贾跃亭曾经招揽的各界大咖也或早或晚纷纷离去。

    乐视移动即乐视手机业务是乐视危机的引爆点,激进的销售策略下,高达百亿的供应链债务压垮了脆弱的乐视资金链,进而连锁反应摧毁了贾跃亭的乐视王国。2017年上半年,曾为贾跃亭策划生态化反战略的阿木出任乐视移动CEO,还做了最后努力,到了下半年,乐视手机彻底停产,阿木出走加入联想集团。

    乐视手机消失最大的影响是,甘薇再也没用过乐视手机发微博。

    曾经融资80亿的乐视体育一度试图自救,包括宣布将总部搬到宁波搞体育小镇。随着两位核心高管雷振剑和刘建宏的离开,基本宣告业务终结。2018年世界杯如火如荼之时,乐视体育官网上最后的新闻停留在今年5月,乐视电视上早已没有了乐视体育的踪影。

    乐视云曾经是乐视生态里寄予厚望的“独角兽”,2016年A轮融资10亿。乐视危机中,乐视云大幅裁员、业务急剧收缩,董事长杨永强去年9月也已经离职。

    乐视影业已经基本脱离乐视,归入融创麾下。2018年初,乐视影业更名为“乐创文娱”,新的股权结构中,融创占比40.75%成为实际控制人,乐视控股虽然仍占股16.36%,但这些股份接下来会全部通过“接盘或拍卖形式”转让。此外,乐创文娱将继续追讨贾跃亭通过乐视控股抽走欠下的17.1亿巨款。最新的消息是,乐创文娱和融创搞起了旅游地产,包括依托电影IP计划在河北遵化和大连甘井子开展的小镇和文旅项目。

    贾跃亭出国后,孙宏斌接盘董事长的乐视网也并未放弃自我拯救。据大摩财经了解,去年下半年,孙宏斌和乐视网的高层曾与阿里、腾讯、京东等多次接触,试图重组乐视。但事后看,这些公司投资乐视的顾虑一是贾跃亭对乐视的负面影响仍未出清,二就是价格问题。

    解决乐视网与贾跃亭的乐视控股之间的关联交易也是个关键问题。贾跃亭治下,乐视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之间的关联交易错综复杂,大量销售收入记在非上市体系账下,乐视的海外体系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乐视控股的快速崩盘使这些关联收入成为上市公司难以收回的烂帐,至今和贾跃亭纠缠不清。

    最终,乐视网2017年计入巨亏116亿。

    2018年1月24日,停牌长达九个月的乐视网在没有任何利好的情况下“裸复”,迎来十个一字跌停。到了3月份,孙宏斌突然辞去了乐视网董事长的职务,宣布“投资失败”,他在反思时认为,对乐视网的财务和团队的判断有失误,但“从来不后悔”。

贾跃亭赴美周年纪:乐视的失控、崩塌与救局

    然而,融创实际掌控了新乐视智家、乐创文娱、乐为金融等原乐视体系的优质资产,是贾跃亭生态王国崩盘后最大的受益者。融创系人马也仍然继续把持着上市公司乐视网的大权。

    孙宏斌认输之后,腾讯、京东、苏宁等集体投资改名后的乐视电视业务新乐视智家,既说明这仍然是一块优质资产,又说明孙宏斌下的是连环棋。长远看,孙宏斌并没有输。

    救局

    贾跃亭出国前后,乐视网和乐视非上市体系均经历了大规模裁员,人数最高时超过12000人的乐视,最后剩下了多少人呢?乐视非上市体系基本上烟消云灭,仅有原汽车体系和金融体系保留了一小部分人;乐视网2016年末员工有5300多人,2017末员工仅剩2100多人。

    原乐视的一些员工对贾跃亭感情复杂,甚至仍然认为“老贾不是个坏人”。很多员工被裁员时仍然拿到了N+1补偿,乐视财务最紧张时拖欠的一些补偿金最后也补发了。

    贾跃亭的妻子、演员和制片人甘薇留在国内处理债务和危机。知情人士透露,乐视被逼债最严重时,贾跃亭想保住乐视金融的刚兑,是甘薇拿出了8000万替乐视金融补上了资金窟窿。

贾跃亭赴美周年纪:乐视的失控、崩塌与救局

    甘薇一度出国和贾跃亭团聚,被发现后成了“全家出逃”。她不得不在今年1月回国,继续替贾跃亭处理债务问题,直至自己也被列入“老赖”名单。

    乐视控股崩盘后,贾跃亭将一些依然衷心的干将转移到FF,这也为他的汽车梦保留了火种。事实上,甘薇出国时贾跃亭已经度过了危机最深重的时刻:他出国五个月内,曾多次往返香港洽谈融资,2017年11月30日,一家名为香港时颖的公司出资20亿美元拯救了急于为FF融资的贾跃亭,这家公司背后的金主正是地产商恒大。

    前不久,恒大通过收购香港时颖的方式正式浮出水面,成为FF的股东。其在新FF的架构下占股45%、FF原股东占33%,另22%股份预留做贾跃亭等公司管理层做期权激励。按照约定,贾跃亭将至少再和FF绑定15年,他通过投票权设置表面上也仍然控制着FF的运营,只不过恒大事实上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FF已经基本研发成熟的技术是其起死回生最大的依仗。随着资金进入,新FF公司也快速恢复了业务。今年四月,FF关联公司睿驰在恒大的帮助下斥资3.64亿元拍下广州南沙区一块电动车项目用地,预计将在2018年底实现量产。

    但即使如此,贾跃亭仍然是令各方头疼的大麻烦。其个人债务是否能够得以清偿,以及如何处理与上市公司乐视网的债务纠葛,既关系到他的归期,又关系到FF电动车能否正常在国内上市。鉴于2019年FF就要在国内上市,留给贾跃亭的时间并不多了。

责任编辑:李群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
产品评测PRODUCT EVALUATION
新品信息NEW PRO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