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的深度—专访极米董事长、CEO钟波

http://www.homea.hc360.com2018年08月31日09:57 来源:《造物者》T|T

    通过对固有思维的颠覆和对惯式框架的拆解,催生出全新的产品形态。

    早在2012年,钟波就认定,在家庭电视领域,这个缺席的位置,属于极米。

    重构家庭时间

    一个合格的产品研发者,很有可能也是一个地道的人类学观察者。

    一个电视行业的从业者,如果没有直入用户的客厅,探究家庭电视的开屏率,如果没有深入研究手机与平板设备对电视的倾轧,那么,无论他在技术层面上怎样努力趋近未来,在用户看来都可能是失效的。

    来自钟波的体察,却显然不止于此。作为一个几乎全程经历了从传统显像管技术向液晶技术迭代的资深行业专家,他发现,当电视还没有能够以更合理的价格呈现足够震撼的观影体验时,小屏设备的进化就已经成功地占领了客厅,甚至拆分了客厅的空间。群居性的人类无法再像一二十年前那样,共同专注于同一块电视屏幕了,从前家庭共享的体验,逐渐裂变成家庭成员各持手机、平板,自得其乐。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可能不仅是因为手机与平板的入侵,而是传统电视设备已经无法提供让人神往的视觉感受。如果在家庭的客厅场景中,人们可以享用和公共影院类似的大屏观影体验,那么,属于家庭的时间也许可以得到重构。

    于是,无屏电视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倏然出现的物种,但钟波其实早已完整地推演过整个逻辑。他还存着更多的野心,希望硬件设备的升级,能够反向改观人类的相处方式。

1

    让电视屏幕成为一种虚拟或是象征,而不再是实体。这种挟带着科幻成分的描述,在钟波看来,是极米的版图,但并非坦途。那是2012年,虽然传统投影设备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技术,但与液晶屏的宽容度相比,投影设备的要求要高出太多,光是帧频的转换就已经涉及海量的数据,再加上早年安卓系统本身并不完善,互联网电视阵营在2012年也还并未成为一个有体量的产品群落,因此,钟波不得不和团队一起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对芯片的的底层技术进行优化,同时,运动补偿、降噪、色彩平衡等等保障影像画面质量的多维需求,也在研发过程中被一再提及,无屏电视从光源到画面,需要经过十余个步骤的处理,而每一个处理步骤中又都会涉及许多未知的命题需要解决,开发的复杂性与耗时的规模,都超过了钟波原本的想象。但他别无选择。

    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钟波想呈现给公众的,也不仅仅只是一个可以作为电视的智能投影,他更希望能给用户带来完全别样的体验,提供一个整合解决方案。就好像iPhone和Tesla,其实也并未在硬件上发明出前所未见的物种,但是,通过对固旧思维的颠覆和对惯式框架的拆解,催生出来的却是全新的产品形态。

    显然,在家庭电视领域也需要这样一个品牌。早在2012年,钟波就认定,这个缺席的位置,属于极米。

1

    革命与自由

    客厅消费升级已经成为下一个风口,这是所有家电品牌都愿意引用的概念,虽然概念本身早已不再先锋,却仍然可以为任意一款产品的发布带来天然的合理性。同样高频出现的范式化表述,还有诸如“引发视听革命”之类的措辞,不过,早在18世纪的法国启蒙运动时期,孔多塞就发出过这样的提醒——“革命”这个词汇,仅适用于以自由为目的的革命。

    对一款电子产品而言,赋予用户更多的自由,可能才是最负责的宣言。一方面,屏幕的显示尺寸不再受限,另一方面,连不动产的束缚都已经所剩无几。

    在极米创造“无屏电视”的概念之前,用投影设备观影并非不可行的事情,但确实是一桩苦役。如果不是有专业知识储备的用户,首先将不同的信号源转为投影仪可处理的形态,就已经非常困难,更不用说在装修阶段就要完成的繁杂布线和机身悬挂。许多尚未在城市置业的年轻人,几乎不会有任何机会在租来的房间内安置一台投影仪。极米的存在,让他们终于能够以轻盈的方式实现观影体验——无须任何前期布线,直接链接Wifi,并且由于钟波不计成本地将上下梯形校正功能引入了产品中,极米的机身可以被安放在任何位置,比如床头柜或者沙发任何一侧的边几上,获得震撼的视觉呈现不再需要繁冗的前奏,甚至对室内家具的摆放位置也不再存有掣肘。从购买到使用,用户需要花费的时间可能比重置一台手机还要短。

    根据用户所在的场景,为他们呈现刚好需要的功能,这可能是来自钟波的不可察觉的体贴。极米Z4X,这款在2015年面世的智能无屏电视,已经嵌入手势传感器,用户可以在机身顶部的模拟黑胶盘上实现悬空音量调节甚至是手势切歌。这个设计源于钟波为所有用户进行的脑补画面——下班以后,你瘫倒在家里的沙发上并不想做任何事情,而在这个自我放空的时间段里,Z4X可以成为一个几乎没有存在感的智能音响,你甚至不需要任何操控步骤,只需要挥一挥手掌。

    克制之魅

    土象星座似乎有一种天生的能量,让浮尘可以下降,让爆款可以长青。

    作为一个在技术层面有能力深探太多领域的从业者,钟波在过去的十几年里看见过无数的机会,但他一再提醒自己,不要将产品线的呈现变得庞杂而无趣。在极米位于成都天府软件园内的总部一楼,所有的产品型号和面世日期被归纳在大门左侧的墙面上,从2014年首发产品至今,钟波带领团队一共发布了30款左右的产品,如果算上今年5月发布的H2、H2Slim以及皓-LUNE,这个数字也只是16。对于很多以体验革命和科技裂变进行自我标榜的创新公司来说,这个数字是极端克制的。

    这种克制甚至是团体性的,钟波愿意浸入式地领受一款创新产品在研发中的所有煎熬,同样如此的还有和他一起创立极米的肖适——一个金牛座的CEO和一个处女座的COO,必然自成一个克制的罕见阵营。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极米会把准备上市的新品一再按下不表,仅仅为了最后一点1%的提升,钟波允许团队投入大量的时间,同时也愿意为某个硬件功能的实现或者某一项外观质感的完善,一再地压缩利润空间。

    即使在最高节奏的产品迭代期,钟波和肖适也动用了最率意的理性,来自土象星系的慢调天性可能帮助他们共同抵御了某些浮躁。于是,在任意时间打开极米官方商城,观察那些在售型号,就不难发现,极米从来无意于生产任何一款过渡性产品。既然客厅影像设备作为一种低频消费的电器门类,一旦被消费者拥有,就可能在很长的时间里就不再需要更换,那么,极米也必须以一个品牌最大的诚意,尽可能地为消费者抵挡频繁更新换代所带来的体验减损。也就是说,单品一旦发布,必须在软硬件层面都到达全方位的成熟,而这种成熟,挟带着不容易被干扰的延续性。

    H1延迟上市的半年时间里,工程师们一直在致力于解决机身震动问题,这个问题是因为引入低音被动振膜带来的。当时的情况是,如果在音响上降配,H1完全可以很快上市,并且依然能够以“全球首款3D全高清1080p无屏电视”的矫健性能完成大量出货。大概也只有钟波和肖适这样的土象星座团队,会为了更澎湃的音质,重新在工业设计上寻求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既可以让低音被动振膜正常工作,又不会因为抖动而影响输出投影的画面效果。尽管在进行这种优化研发开始之前,整个团队并不能确定,它究竟会耗时多久。

    很难追溯钟波的这种克制来自哪里,或者说肖适的偏执有多深重,但他们在极致感上的自我坚持,总会给产品的样貌带来最终的质变。虽然用户可能不会知道,在这个过程中钟波和肖适究竟经历过怎样的波折与困顿,但是,当他们使用极米产品的某个瞬间,一定会收获一种会心的幸福感,并且这种幸福感并不容易被时间稀释。

1

    抵抗平庸

    成都的城市气质,很难用单一的措辞来表述,它是热辣的,同时又是山水的。而对于钟波来说,过去的任何报道和新闻文字,都很难将他的公众形象进行一个全面的诠释——一方面他是技术大拿,另一方面在创立极米之前他就已经几乎获得了财富自由。于是,当许多问题抛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的回答往往比最日常的应对的还要词穷——就是不想平庸呗。

    在创立极米的时候,把公司从深圳搬到成都,可能是关于不想平庸的第一个脚注。

    在成都创立极米,可能是关于不想平庸的第一个脚注。对于一家硬件研发企业来说,选址成都,在2013年几乎是一个自成孤岛的步法,但是,钟波的意图很明确,他想在精神上隔绝来自深圳的躁动,毕竟平庸的猎场太过广阔,可以倒卖芯片,也可以批量出产VR眼镜,任何一项工序简单的操作都可能带来可观的收入,但那些都不是他想要的,他想成为的,是领域内罕有匹敌的存在。

    成为几乎唯一的强者,意味着在组件的构成上,同样需要和其他的业界强者同行,虽然合作的达成并不容易,但极米的早期产品就已经搭载了harmankardon以及JBL的音响,并且这种合作延续至今,后两者作为全球范围内首屈一指的音响设备商,共同助力极米为用户提供全面卓越的视听体验。

    如果说技术层面的探索更像是一场已知终点却未开拓地图的冒险,那么,营销对于钟波来说,就更像是一座俯视可见的迷宫。在发布了第一款Z3的2014年,钟波一度为如何激增销量而困惑,最终他还是决定,不陷入任何带有娱乐属性的事件营销或者产品炒作,他坚信,既然在技术优化和设计赋能方面已经做了巨大的努力,甚至比消费者自己还要了解消费者的需求,那么,何必再进行其他虚妄的贴附?

    钟波还是决定只让产品发声,显然他的判断是正确的——次年发布的Z4X,让他意识到,他更需要关注的,其实是如何让产能满足来自市场的需求量。

    虽然从2015年至今,极米一直处于一个优质企业的稳步上升期,但钟波对自我的审视与反思一直都如影随形。即使产品和品牌的调性持续地正向传播,他也会一再翻看用户的评价,跨越多个平台,分布多个型号,对于一个拥有如此体量公司的CEO而言,这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但他坚持认为,这是一种验证他对产品思考是否正确的方式,并且是唯一有效的方式。

    很难用匠心这样的字眼来形容钟波,他在技术层面所达成的成绩,会让匠心这样的阐述显得有些词不达意,而他试图改变人们生活的野心,也让匠心这样的扁平化描述不太贴切。他沉迷于光影上的深度,如果说kindle重新定义了人们阅读的方式和维度,那么,极米无疑重新定义了家庭观影的方式,而在未来,极米在人工智能与百度的深度合作,内容层面与芒果TV、爱奇艺、搜狐视频、PPTV聚体育、4K花园等平台的合作,也势必将催生出新形态的产品。

    关于极米未来的产品样貌,钟波能透露的还很少。在总部三楼门禁系统严密而错综的研发空间里,他很多次地和四壁的吸音棉以及满墙的抗光幕布共处一室,对产品的思考往往让他困扰,在光影里的流连有时让他顿悟。在已经成为了行业独角兽之后,出产意料之外的体验显然并非易事,颠覆性的成品也总是擅长蛰伏。但是,无论如何,钟波想在发布会上介绍的,从来都是一款和现有产品迥异的存在。这是最让他兴奋的事情。

责任编辑:王腾蛟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