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科百亿争夺战:孙宏斌与黄红云谁能笑到最后

http://www.homea.hc360.com2018年11月01日10:24 来源:野马财经作者:缪凌云T|T

    孙宏斌可进可退?

    面对突然发难的孙宏斌,执掌金科20年的黄红云并未打算缴械。

    “我个人不会放弃公司的控制权,金科就是我的生命”,2017年4月6日,黄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如此表示。

    “得知融创不断增持的消息后黄总很吃惊,这更像一次战前动员”,一位接近金科股份的人士向野马财经透露。应对措施也很快出台。

    其一,白衣护卫。

    2017年4月10日,黄红云与广州市安尊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安尊贸易”)签署《一致行动协议》,称后者将增持不超过3.7433%的金科股份。可惜,截至目前,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此路救兵始终没有出现。

    其二,资产重组。

    2017年5月4日晚,金科股份停牌并抛出拟进行资产重组公告,宣传正在筹划现金购买房地产重大资产。然而,两个月后,重组宣布失败。

    匆忙应战之下,黄红云接连进行的两次反击都并未见到成效。不过,考虑到同业竞争的问题、深交所的询问、以及股权争夺利好下不断攀升的股价,孙宏斌选择了主动休战。

    2017年5月22日的融创股东大会上,孙宏斌表示,“(对于金科控股权)我们其实会很小心,这里面存在同业竞争的问题,没有任何逻辑和理由把金科作为壳。”

    同年7月18日,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进一步明确表态,“黄红云已经流露转手金科股份股权意向,然而融创对价格不满意,今年暂且会缓一缓。”

    但他同时放言,“估计明年金科股价更低,也许每股只有5块。到时候融创可进可退”。

    果然,2018年至今,金科股份股价大多在5元/股以下徘徊,融创也通过不断增持,短暂上位第一大股东。

    中投证券相关人士曾向野马财经分析,金科股份定增之时,选择了不确定对象的竞价发行,没有限制每一名参与者的竞购限额,因此,融创得以以4.41元/股的低价拿下了16.96%的股权。较低的资金成本,使得孙宏斌早早地立在了可攻可守之地。而黄红云想要引进援军,持股成本反而要高得多,很可能沦为为孙宏斌抬轿子的角色。

    从财务角度来看,孙宏斌定增及二级市场增持成本为70.11亿元,所持股份目前对应市值约为87亿元,浮盈17亿元左右。

    逆势扩张暗藏“焦土”、“毒丸”计划?

    盟友久等不至,资产重组宣告失败,黄红云家族不得不轮番上阵。除了黄红云夫妇之外,女儿、侄子也加入战团,于关键时刻完成了反击。

    孙宏斌、黄红云围绕金科股份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夺战。究其原因,在于公司手握丰厚且优质的土地储备。

上图为金科土地储备——计容建筑面积一览

上图为金科土地储备——计容建筑面积一览

    中国指数研究院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8年前三季度,金科股份新增计容建筑面积基本称稳步增长态势,这说明公司拿地能力一直在稳步提升。并且,这些地块大都处于一二线城市,价值优良。特别是在以川渝为核心的西南部地区,拥有极大的土储优势。

    以2018年前三季度为例,公司新增计容建筑面积约1771万平方米,同比增长超110%。其中重庆区域新增权益计容面积达445.42万平方米,占全部权益面积的36%。接着便是长三角、长江中游、珠三角等地区。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严跃进对野马财经分析,融创中国执意收购金科股份,原因在于金科股份本身这两年业绩成长较快。而且,并购模式比招拍挂的模式更为灵活,除了通过股权投资代替招投标,大大降低拿地成本外,还有很多“隐藏福利”,比如说减税效应等,这都能够助力融创快速扩大规模。

    孙宏斌此前曾经接受野马财经采访时也证实了这一分析。孙宏斌说:“这几年我们已经不怎么参加招拍挂了,从2017年10月开始,应该就没有在市场上买过地。而是转向市场上的并购机会。”

    孙宏斌认为,“地产行业的机会还在并购上,好的机会都在关注。并且大公司并购机会更多,小公司更难”。

    除了稳步上升的土地储备之外,金科股份的营收、销售、利润等数据也在快速增长。

    2018年前三季度,金科股份实现营业收入268.93亿元,同比增长48.7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91亿元,同比增长131.26%。同时,前三季度金科股份共实现销售金额约868亿元(含非地产板块),同比增长约97%,距离千亿俱乐部几乎只是时间的问题。

    只不过,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之下,却有着一系列蹊跷的资金流动。

    截至目前,金科股份对外提供的财务资助余额逾75亿元,其中74亿元资助对象为参股公司或并表但持股未超过50%的控股子公司。与此同时,对参股公司担保余额为85亿元,两者合计达160亿元。

    实际上,金科股份自己也不算十分富裕。由于高速扩张,借债规模迅速上升,2018年6月末,公司借款余额达781.49亿元,比2017年末增加了104.33亿元。相比之下,金科股份净资产不过197亿元。

    高级会计师刘文斌向野马财经解释,向非绝对控股公司,特别是参股公司、甚至没有直接股权关系的合作方提供借款,可以理解为谋求快速发展的一种手段,但同时存在资金利用效率低下,股东利益受损的可能。

    与之相呼应的是,2018年前三季度,金科股份少数股东权益高达121.71亿元,较2017年底增长了368.64%。同样说明金科可能正在从子公司层面引入其他股东,稀释上市平台对某些资产的控制权;或者在一些措施上加大对少数股东的倾斜。

    这种情况下,即便孙宏斌最终将金科股份拿到手中,恐怕资产结构也已经和预期中不太一样。

    在子公司层面引入新股东,使得上市平台的优质资产削弱,吸引力下降。如此手段,似乎是“焦土战略”与“毒丸计划”的结合体,不失为一种巧妙的“劝退手段”。

    对于如此状况,野马财经联系了金科股份董秘办及金科集团,皆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金科股份财务部转接电话则无人接听。

    不仅于此,野马财经注意到,黄红云的股权腾挪还远未结束。

    工商资料显示,2018年10月23日至26日,短短四天的时间,至少有苏州金卓、福建科健、金科地产集团湖北、山东金科天宸等八家金科股份直接控股的子公司,被转移至了金科股份另一家全资子公司重庆金科房地产旗下。

    虽然实控人、权益都没有发生变化,但这些公司与上市平台间已然多了一道“防火墙”,也就为未来可能发生的资本运作打开了想象空间。恰恰就在2018年1月,重庆金科注册资本刚刚从2000万元跃升至10亿元,无疑被黄红云视作手中一枚重要的棋子。

    一方是已有17亿元浮盈在手,财大气粗的孙宏斌;另一方是坐镇重庆20年,多管齐下,誓守江山的黄红云,金科股份这场高潮迭起的争夺战谁能笑到最后?欢迎在文末留下你的观点。

责任编辑:李群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