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立倒下、乐视消失、美图投降、锤子无机可发

http://www.homea.hc360.com2018年12月06日15:20 来源:科技聚焦作者:张天禄T|T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喜几家愁。对于国内手机厂商而言,这句古语正是最好的注脚。

    欢喜的是华为、小米、OPPO和Vivo四大巨头,他们占据国内手机市场80%份额,并且地位还在不断加固。

    而发愁的基本都是深陷危机、夹缝求生的小众手机厂商。比如锤子手机,11月13日被媒体爆出裁员,资金链紧张,拖欠工资的问题,接着又被酷派手机旗下子公司宇龙通信公司讨债:锤子向酷派买了价值1000多万元的手机零部件,货拿了,但还有四五百万货款没付清。

    酷派和锤子的合作原本是抱团取暖,现在把锤子告上法庭也是迫不得已,因为酷派已是泥菩萨过江了。

    也是在今年11月20日,金立出现危机,近20家供应商向法院提交了对金立破产重组的申请。紧接着,滞留香港的创始人刘立荣被踢出董事会,金立挣扎10个月后,被破产重组。

    同样生存艰难的美图手机傍上了小米,将美图手机的品牌、影像技术等,在全球范围内独家授权给小米。

    除此之外,还有360、魅族、乐视等一帮小众品牌手机同样愁云密布,面临不同程度的危机。回顾这些厂商在重要历史转折中的表现,我们或许会发现,被淘汰的命运早就已经注定。

    一、中华酷联时代涌动的暗流

    “中华酷联”曾是国产手机一个辉煌时代的象征——而这个辉煌时代刚成型的2012年,不但是国内智能手机发展承上启下的一个分水岭,也是新旧势力交替的肇始之年。

    这一年,中兴、华为、酷派、联想4大手机厂商的全球市场占有率,都进入全球前10的榜单,分列第四、第三、第十及第五位。同时,四家厂商在国内市场占有率合起来已经占到50%的份额,与苹果三星等国际品牌平分秋色。由此,“中华酷联”的赞誉不胫而走。

中华酷联(图片来源于网络)

中华酷联(图片来源于网络)

    此后,四大厂商在国内市场份额一度达到了70%以上,成为国产手机响当当的霸主。

    但这种迅速崛起的方式一开始就埋下隐患,因为当时中华酷联都是与运营商深度绑定,重度依赖运营商补贴,国内市场借助三大运营商遍及全国市县乡镇的销售渠道,售卖定制中低端手机。这导致它们独立性和创造活力变差,慢慢进入了“温水煮青蛙”的不利发展环境。

    当中华酷联在享受运营商补贴的时候,步步高集团旗下OPPO和vivo手机凭借强大的线下渠道,携手杀入手机行业。在雷军带领下,小米通过线上电商渠道,以硬件成本定价,一年卖出700万台,年销售额突破100亿元,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创造了智能手机的销量奇迹。要知道,华为和酷派手机销售额达到百亿用了6年时间。随后雷军又提出2013年的出货量目标为千万台。

    小众手机江湖暗战:金立倒下、乐视消失、美图投降、锤子无机可发联想手机的一名市场负责人表示,就算小米做到这个目标,也只是联想的几分之一。此时的小米,虽然在行业内遭到质疑和不屑,但在“中华酷联”坐享补贴而称霸的时代,它就像鲶鱼一样,把国内手机市场的平静大海掀起了巨浪,成为了激发行业创新活力的革新者。

    任何时代的革新者,遭受非议的同时,必然会引来众多膜拜者、学习模仿者,甚至挑战者。小米亦如此。

    新东方讲师罗永浩2011年底到小米总部参观,和雷军聊了聊,希望和小米合作,一起做手机,但罗永浩发现,自己的一些理念和雷军差别太大,想来想去,决定干脆单干,自己做手机。于是,2012年5月28日,罗永浩注册成立锤子科技公司,正式进入手机行业。

    此外,还有蒙眼狂奔的贾跃亭,他先是找来一帮人研究手机技术,之后长时间没动静。

    而雷军的老冤家、“圣斗士”周鸿祎,选择从做特供机快速切入,直接挑战小米,结果以一场和雷军“朝阳公园约架”的口水战告终。之后,周鸿祎继续找手机厂商谈合作。

    罗永浩作为一个门外汉,进入技术含量极高的手机行业创业,一开始就不被人看好,遭受了各方吐槽嘲笑。即使他在全国范围内有众多铁杆粉丝,照样挡不住看衰的悠悠之口。

    罗永浩花费六个月,说服了雷军没有邀请成功的手机圈大佬钱晨出任CTO,此人曾在摩托罗拉工作13年,带着一帮摩托罗拉老同事加入锤子。半年后,锤子手机研发才开始走上正轨。

责任编辑:李群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