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贾跃亭、戴威的2018小败局

http://www.homea.hc360.com2018年12月21日15:23 来源:创事记作者:天夏T|T

    ofo北京总部楼下,退押金的人形长队还未散去。ofo后台显示等待退款的用户数字,已经跳过1000万,仍在滚动。

  这样的景象,也曾出现在20公里外的乐视大厦和锤子总部。前来讨债的供应商拉起横幅,上面书写“乐视还钱!”“锤子科技还我血汗钱”。

  时间倒回一年前,戴威和罗永浩、贾跃亭都可能无法预知,未来这一年会被巨大的危机裹挟。

  曾经,他们是资本宠儿,被市场和用户追捧,甚至一年前还在上一轮危机中得到喘息:成都政府6亿砸向锤子;恒大和贾跃亭的FF“闪婚”,要出资20亿美元收购后者45%的股权;滴滴或者阿里投资ofo的传闻不止。

  但是到了2018,摇身变成资本弃儿,危机加重。罗永浩和戴威迫于压力,相继变更公司法人;贾跃亭出走美国至今未归。ofo公司人数从3000多骤降到几百人;锤子的解散风波愈演愈烈;贾跃亭面临失去FF控制权的风险。

  没有人知道,他们能否熬过这个异常的寒冬

  失宠资本

  2011年底,罗永浩找好友唐岩(陌陌创始人兼CEO)进行了一次密谈,同行还有唐岩的天使投资人、紫辉创投郑刚。

  日后,这两人成了锤子的“关键人物”。

  当锤子蓄势之时,唐岩“两肋插刀”为罗永浩凑够了1000万元的启动金。事后他解释:只因为罗永浩是我朋友,无关其他。

  不仅于此,锤子创业初期聚拢了几位大佬股东,包括猿题库CEO李勇、雪球财经CEO方三文,还有阿里十八罗汉中的两位——吴泳铭、盛一飞。唐岩在其中牵线,功不可没。

  郑刚为锤子投入也不少,天使轮投资4000万,甚至在锤子屡被外界质疑时,郑刚旗下的基金也并未放弃追加投资,累计超过2亿。

  在各种场合,郑刚不遗余力的为罗永浩站台拉人气。2014年锤子的发布会,除了已有赠票外,郑刚还自掏腰包买黄牛票邀请朋友前去参加。

  作为一名资深“果粉”,郑刚曾笃信,锤子领悟了苹果的精髓,创新创意是其核心竞争力。“罗永浩很有可能把雷军逆袭了。”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也曾这样为戴威摇旗呐喊。

  2015年,资金匮乏的ofo运营水平还仅限于校园。朱啸虎和戴威两次见面,敲定投资。不仅解救ofo的资金危机,而且将其领上一条快车道。

  按照计划,在朱啸虎牵线下,滴滴入股ofo。滴滴出手后,资本迅速反应,ofo的融资状况从寻找投资人变成被投资人争抢,估值从1.5亿美元直接翻至3亿美元。

  这样的开局,给了ofo与摩拜激烈战争的底气。

  资本的追捧,源自利益。危机中的贾跃亭,是更加幸运的。

  2014年,乐视网总市值突破400亿元,成创业板市值最高的一家公司,贾跃亭也因此成为“创业板首富”。形势在两年后急转直下,在贾跃亭公开承认乐视遇到资金问题后,各路催债方纷纷涌向乐视总部。

  即便如此,贾跃亭遇上了“白衣骑士”孙宏斌。在这位山西同乡的描述中,两人相识于贾跃亭缺钱时,本来谈论的是乐视的房产,但在6、7个小时的交谈后,他就有了投资乐视其他生态的冲动。

  孙宏斌跟贾跃亭称兄道弟的同时表示,“老贾的企业家精神在这个时代也是非常稀有的。”穷尽溢美之词。

  36天的尽调后,孙宏斌携150亿跑步救场,投资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分别占股8.61%,15%和33.4959%。

  当时的发布会上,孙宏斌肯定了乐视系中优质资产的价值,并表示乐视在业务层面和商业逻辑上几乎没有毛病,缺的是钱和治理结构。

  同他一样,许家印的进场看重的是贾跃亭背后FF的价值。几乎也是1个月的时间,恒大和FF闪婚,恒大出资20亿美元,获得FF45%的股权。其中出资分3次: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

  但是,好景不长。这三位创始人在2018年,集体被资本抛弃。故事不尽相同,逻辑却是相近。

  锤子的负面迭出,似乎不在罗永浩的计划内。T1量产后,因为供应链短板导致的品控问题不断,一年后销量25万余部,仅达到投资人要求的一半。之后的坚果系列,更是不温不火。

  整个2015年,锤子科技全年亏损4.62亿元,2016年营收8.09亿元,净亏损4.27亿元,净资产为负2.4亿元。对于资本密集型的手机行业来说,这个数据令人担心。

  从锤子历来的融资数据看,其融资难以负担其发展成本。2016年,锤子对外公布的融资仅有AB两轮,融资金额最大的一笔是2014年4月的1.8亿人民币。

  曾经,阿里与锤子也有长达半年的暧昧期,但最终阿里的投资未能成行。为此,郑刚曾在朋友圈愤愤不平,称锤子差点让阿里害死。他还表示,阿里天生就是接盘侠,对创业公司无法、不可能怜悯和雪中送炭。

  对当时账面资产只剩20万元的锤子来说,阿里的弃投相当于毁灭性的打击。为了救锤子,郑刚一度把自己的房子抵押。在郑刚、唐岩、吴泳铭等锤子老股东的积极推进下,锤子“幸运”的完成了3亿元左右老股东定增融资。

  罗永浩曾用一组数据还原2016年:被传倒闭6次,被传收购5次,被曝资金链困境3次,被用户起诉1次。

  但每一次的背后,都隐含锤子的危机。整个2018年,锤子负面消息不断,融资困难、裁员、产品跳票等事件轮番上演。

  戴威的坚持,也不在资本的计划内。他的手中曾握有最令创业者羡慕的三张王牌:朱啸虎、程维和马云。却错失了每一次出牌的最佳时机。

ofo戴威

ofo戴威

  去年年中,投资人开始推动ofo与摩拜合并。激烈竞争下,盈利无期、过渡投放,整个市场每况愈下,但是戴威公开表示,希望资本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到了年底,曾经被戴威视为“伯乐”的朱啸虎无奈将股权转让给阿里和滴滴,退出牌局。

  留在牌桌上的滴滴和阿里,对于ofo也变得又爱又恨。从战略价值上来看,两家的诉求明显。滴滴需要ofo作为高频入口,反哺大出行业务。而共享单车的线下流量,对于阿里和蚂蚁金服都是优质资源。

  但是,戴威并没有把握住。本可以成为同盟的两家,最终站到了ofo的对立面。

  ofo与滴滴谈判屡次不欢而散,矛盾公开化。ofo转而向阿里借钱续命,通过抵押小黄车换取17.7亿贷款。但是,传闻阿里的进一步投资也并未成行。

  2018年4月美团收购摩拜后,ofo彻底陷入僵局。

  阿里转而加码哈罗单车,滴滴接盘小蓝单车,并上线自家品牌青桔单车。至此,ofo再无谈判筹码。

  形势在变,投资人也在变。

  贾跃亭的债,更不在孙宏斌的计划内。据不完全统计,连同融创为乐视提供的担保,孙宏斌合计向“乐视系”投入的资金总额接近200亿。

  但这填补不了乐视的巨额亏空。据媒体消息,2017年3月乐视清点完业务债务总欠款约为343亿,扣除保证金后仍高达近263亿。这个数字中,还不包括供应商欠款。

  孙宏斌变脸并不意外。他用一年的时间推进新乐视的“去贾化”,今年3月,他一改此前态度,痛斥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165亿的亏损,已经是“壮士断头”。

  创投圈里常说,迎着风口猪都能上天。但风一旦过去,想活下去只能各凭本领。

责任编辑:李群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