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濒死 执拗的罗永浩还在抗争什么?

http://www.homea.hc360.com2019年01月10日16:59 来源:一点财经作者:刘亚杰 刘煜T|T

  “我懂UI设计和ID设计,在人机交互和营销方面是天才,凑巧又会运作企业,这行业唯一的聪明人死了。”罗永浩的表态极尽倨傲与自负。

  叁 | 为荣誉而战

  另类的成长轨迹,让罗永浩看待问题时有了不同的角度,也造就了他独特的价值观。

  2012年5月15日,锤子科技成立,公司估值5000万元;1个月后,罗永浩公布了锤子的产品路线,先推出手机ROM,之后再推出产品。小米曾经通过相同的轨迹成功蜕变,这也给了罗永浩足够的信心,各方也在期待新品尽快亮相。

  罗永浩终于兑现承诺,将传言中的天赋与超人的敬业精神全部施展。根据媒体报道,为了得到最好的设计方案,锤子的设计团队重绘的界面图标超过1000个,不断为每个图标设计阴影和纹理,摸索最理想的质感。

  为开发第一代产品,罗永浩将自己囚困在办公室,每天工作时长接近20个小时,最终推出第一代产品锤子T1——别人已做好了新衣,锤子无论如何都要自己穿上。这是为锤子的荣誉,也是为自己的荣誉,这比其他的一切都珍贵。“罗永浩是一个对产品体验很有感觉的人。”小米科技副总裁黎万强对罗永浩不吝溢美之词。

  不过罗永浩没有想到,当产品落地时,圈内最先出现的不是礼赞,而是质疑。

  在锤子T1发布后,自称开启手机评测2.0时代的王自如制作了一期评测视频,对锤子T1的物料、结构设计提出了众多质疑,最终给了差评。这是对锤子多年辛苦的否定,罗永浩无法接受这样的指控,认为王自如的“黑”是包裹在“专业、客观、技术流、用数据和事实说话”的伪装之下,不可饶恕,最终在优酷平台约定了一场世纪骂战。

  为了赢下这场战斗,罗永浩召开了公司中高层会议商讨应对策略,时任锤子科技设计总监的方迟搜集了全部的评测盲点与逻辑漏洞,让原以为将会势均力敌的辩论,最终出现了一边倒的滑坡。这是一场虐杀,罗永浩完胜,王自如溃败。

  事后总结这场战斗,“技术宅”方迟攻破了王自如的全部技术防线,罗永浩只在一个问题上向王自如发起攻击,就是王自如的“血统”是否“纯正”。在他看来,王自如已经接受了小米、OPPO、vivo等公司的投资,根本不具备“客观、独立、第三方”的资质,对锤子T1的指控无法建立在客观公平的基础上——他自信在“客观、独立、第三方”的基础上,锤子本就无敌。

  T1正面保留物理按键,完全重画的UI界面,以及新颖的交互逻辑……罗永浩相信这些差异化的设计都让锤子成为前所未有的物种;发布新品时,274万网民在线观看视频,当晚的新品预定量即达到3万部。如果没有资本倾轧王自如说出假话,既有创新又有销量预期的T1没理由获得差评。

  “虽然不具备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力场’,但用户体验、审美、营销推广、恋物、完美主义倾向这五项指标均不输乔布斯,且‘人格力量远胜’,锤子根本没有理由不胜。”正如创业之初所言,乔布斯均已不是对手,谁能战胜不可一世的罗永浩呢?

  这一次的成功,帮助罗永浩部分平息了舆论对其产品层面的质疑,同时助长了他对产品的自信,这一切都是产品兑现天赋的结果。

  肆 | 内战

  与王自如的骂战,最终以后者发布道歉声明,并表示摘下“客观、独立、第三方”的标签终止,不过锤子并未渡过危险期,真正的麻烦正在公司内部扩散蔓延。

  或许是对制造业过于自信,罗永浩坚信任何产品设想,都能完整地呈现到产品中。经过其天才般的营销包装,必然能够最大化商业回报。这样的认知一方面超越了制造业的实际能力,另一方面枉顾行业发展的客观规律。不过对于自信已经井喷的罗永浩,这些都不重要。

  现实很快给罗永浩沉重一击。为了让机身更加透亮澄澈,锤子T1采用了玻璃纤维增强树脂与不锈钢骨架一体成型的特殊材质。不过在实际生产中,脆弱的物料非常容易在打孔时碎裂。在富士康C08车间三楼的8台CNC机器上,员工不断清理生产线上的断壁残垣。

  低得可怕的良率拖住了T1的上市节奏。

  经过车间的紧急调整与适配,更换生产设备后T1的制造良率开始提升,不过配色又成了“拦路虎”。按照罗永浩的执念,必须生产一批T1白色版。由于白色非常容易出现杂点,而且白色图层的厚度极难控制。强如苹果,其产品也曾出现过偏黄的色差,因此生产深色手机是厂商的主流选择。

  面对客观现实,罗永浩仍坚持己见,最终导致T1白色版迟迟未能上市销售。当白色版完成足额备货后,T1的热度已经悄然退去。“他对产品外观有一种变态的标准。”锤子供应链副总裁关健表示。

  由于罗永浩过于重视自己的标准,疏于供应链接管控,锤子T1量产前未安排公测,最终出现诸如屏幕漏光,实体键做工不佳,电池不耐用发热严重,拍照对焦慢等诸多问题。推出T2时,这些问题仍然部分存在。不同点在于,囿困于经营问题的代工厂中天信倒闭,领导直接跑路。此刻罗永浩才意识到,开发手机不止做好UI与ID这么简单。

  残酷的现实让罗永浩难以接受,火爆的脾气倾泻而出,不断向身边的人施压。在开发T3时,罗永浩的执拗再次发作,准备推倒已定型的设计方案。公司元老钱晨试图阻止,只得到炮火隆隆,以及横飞而来的半瓶矿泉水。当天晚上十点钟,钱晨离开办公室就此远去。

  钱晨主导开发了锤子的前两代产品,不过他无法喊停极速飞驰的锤子,也无法左右罗永浩的执念,只能选择离开。“当你想跟他确认一个东西时,他不给你机会切入。”面对现实,钱晨非常无奈。

  同样的无奈也出现在软件设计部门。为了坚持产品在逻辑层级和前后设计的一致性,方迟与罗永浩开启了另一场战争。面对罗永浩的一意孤行,方迟已经习惯,按部就班于既定工作,不过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厌倦了争吵,最终选择离开并加入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

  一个是全面统筹产品开发的带头人,一个是软件部门的设计骨干;一个为前两代产品前进方向掌舵,一个通过T1为锤子捧回iF设计大奖。因为罗永浩的坚持,两个人被迫选择离开。随后,锤子坚固的堡垒内部开始松动,一度传出公司20名高管集体离职的消息。

  对此,罗永浩回复,锤子是个小公司,怎么也凑不出20位高层,这的确是事实。不过为数不多的高层逐渐萌生去意时,证明锤子危机之深已非一日之寒。

  伍 | 妥协

  2016年以前,罗永浩不相信自己会被现实击倒。不过历经变故之后,他也开始反思,逐渐开始改变自己。

  T1与T2的出现让锤子收获众多粉丝的欢呼,不过对罗永浩而言,欢呼不能用来发工资。两款产品的总销量合计不足50万部,无论对投资人的诉求还是企业的发展,无异于一瓢冷水。本以为能够帮助自己走上人生巅峰的两代产品,很快成为库存中无人问津的包袱。

  “如果T1低于2500,我是你孙子。”罗永浩的誓言果断决绝且不留后路,不过库存的压力扼住了锤子继续发展的咽喉,这个顽疾必须砍掉,这个恶名也只能顶在头上。上市半年后,T1最终降价到2480元;起初定价更温和(2499元)的T2幅度略缓,半年降价700元。

  已经经历过2代产品的折磨,如果第三代产品还不能成功,锤子将很难翻身。为渡过难关,罗永浩选择让步,将产品决定权交给公司CTO吴德周。吴德周否定了罗永浩之前的硬件设计思路,用全新的设计语言为第三代产品定位。过去这样的妥协断不可能发生,不过当时已经被挤到墙角的锤子与罗永浩已经没有选择。

  “我就跟他说,要么你保留‘乌纱帽’,不像iPhone但大家会骂你丑,而且不买;要么你改掉乌纱帽’,虽然像iPhone被人骂,但是你能卖得动。”吴德周逼迫罗永浩在设计与市场之间做出选择。面对已经千疮百孔的成绩单,罗永浩最终选择了后者。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