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濒死 执拗的罗永浩还在抗争什么?

http://www.homea.hc360.com2019年01月10日16:59 来源:一点财经作者:刘亚杰 刘煜T|T

 “在没有谁不绝望的时刻,有个人吊在悬崖上,下面是深谷,周围是狂风呼啸。他却就是不松手,而且面目表情和常人没什么两样。”

  在贾跃亭身前债务压身、背后千夫所指的时候,曾有媒体如此感叹。如今,相似的命运轮转到罗永浩身上。不过在他的身上,这样的执着体现得更加深刻与直接。

  与贾跃亭襟怀囊括宇宙的闭环生态不同,罗永浩改变世界的工具,只有一张工作台,一盏节能灯,一个工具箱,以及自诩无人可及的天赋;锤子科技在科技圈首次提出了“工匠精神”,体现的也只是罗永浩的个人意志。

  中国是制造业大国,智能手机更是其中代表产业。成熟的角色分工、完善的产业链协同、健全的社会化分销渠道,让罗永浩“小作坊式”的开发与生产模式少有生存之地。锤子的独树一帜,如同在繁花似锦的都市中低矮破落的棚户,与整个时代潮流脱节。

  不过罗永浩对此颇不屑一顾。他曾经借着坚韧与执着,用最少的成本与资源,创办英语学校,写《我的奋斗》与《生命不息,折腾不止》传递“罗氏”价值观与方法论,创办牛博网以网络社交达人的身份在互联网圈驷马风尘,对待手机也不在话下。

  如今千帆已过,锤子却走到破产边缘。先有东盛泰和向法院申请保全锤子科技近1578万元的财产,近日湖南省浏阳市人民法院又冻结锤子科技股权,涉及金额1个亿元,冻结期限延伸到遥远的2021年,锤子似乎已资不抵债,产品也已断货。

  不过罗永浩仍然在挣扎:先在微博发起转发微博赠送手机活动,后在中国移动南方基地徘徊,寻找似有似无的机会,继续“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的奔跑。

  罗永浩为何还要继续这样的奔跑?某种意义上,让自己羁绊窘迫的正是自己创立的锤子。如果放弃,卖掉落魄的锤子,解脱的是自己,以及身后所有的锤子员工。他早点停步承认失败也能造就财富自由的故事。

  然而他还是倔强地坚持着,吊在悬崖上不松手。或许这家公司已气若游丝,危在旦夕,很难再有资本与白衣骑士的下马垂青。不过只要罗永浩还坚持着,锤子仍然活着,就证明故事没有结束,千疮百孔的理想还在呼吸。

  无论锤子还是罗永浩都已注定无法改变世界,但这名手机圈的脱口秀天才依然不愿停止折腾,放弃最后一丝希望。

  执拗的罗永浩,究竟在抗争着什么?

  壹 | 偶像

  2011年,全球手机市场进入混沌纷争的时代,厂商们的情绪充满焦虑,又杂糅着技痒难耐的迫切。10月5日,苹果公司的精神领袖史蒂夫·乔布斯病逝,引领行业发展的偶像被葬入回忆中。厂商们已经习惯追随苹果的脚步行走,行业领袖突然失位让一切无所适从。厂商们不知道如何驾驭智能手机的升级与更新换代,却很清楚成为行业领袖的潇洒自在——iPhone系列产品以29%的占有率,汲取整个市场超过60%的利润,这就是偶像的价值。

  蒂姆·库克是乔布斯钦点的继任者,继承乔布斯的全部衣钵。不过库克更擅长运营与供应链管控,却缺少对产品的热情,两个人完全找不到交集。乔布斯离世后,iPhone系列产品失去了光环:2011年推出了iPhone4的升级版iPhone4S,2012年推出了iPhone4的加长版iPhone5,2013年推出了iPhone4的彩色加长版iPhone5c。“从没在蒂姆身上看到对科技的热情。”这几年,苹果员工离职都会怀有这样的遗憾,库克只是将才而非帅才,可以让苹果起飞却无法点亮整个行业。

  雷军或许是新的希望。他扶携着“为发烧而生”的小米成长,确有点石成金的魔法。不过小米手机追求性价比的准则,与乔布斯力求精品的价值观不断暌离,自居为互联网公司,也让小米与苹果找不到任何相同点。

  彼时,出货量巨人三星只有团队没有个体,诺基亚与MOTO垂垂老矣;国内厂商正在崛起,不过大量制造因缺少创新而千篇一律的驱壳,甚至找不到一款代表性产品。智能手机的演进只能依靠性能升级,属于“微创新”的时代。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面对手机市场万马齐喑,这一回拍案而起的是手机圈籍籍无名的罗永浩。当时,这个被网友亲切成为“老罗”的人还没有成立锤子科技,被人广泛熟知的只有他的自传《我的奋斗》,以及一场名为《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的演讲。

  罗永浩身上有很多的标签:英语培训教师、牛博网创始人、畅销书作者,哪一样都与智能手机无关。或许是丰富的人生经验和自认为足够成功的创业履历,让他储备了足够的自信心。决定开发智能手机,只是罗永浩兑现天赋的一个手段而已。换作电视、空调洗衣机,他仍然可以成功。

  “把锤子做好,将来收购不可避免走向衰落的苹果并复兴,它是我余生义不容辞的责任。”故事尚未开始,罗永浩已经开始考量结果。

  贰 | 天赋>专注

  教师、维权者、段子手、创业导师……在罗永浩身上,不同角色闪烁夺目的光芒,这既让他的形象熠熠生辉,也让他的创业之路非常独特,异常喜剧。

  罗永浩是个不甘寂寞的人。明明是他一个人的创业,却有众多人被他唤醒,最先是雷军。2011年8月,小米刚刚发布第一代产品小米1,开放网络预订后半天的预定量就超过30万部。让小米手机裹挟自己的理想,是获得商业成功的捷径。于是当年11月,罗永浩找到雷军。

  罗永浩如愿见到了雷军,不过只有一张招牌式的笑脸:雷军坚持认为,用户需要高性价比的产品,罗永浩的观点停泊在雕琢用户体验不肯让步。其实“性价比”与“用户体验”都是用户需求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却被二人争论出泾渭分明的隔离墙,最终悻悻然不欢而散。或许为平复胸中之怨,罗永浩到西门子北京总部门口,砸碎了三台有质量问题的冰箱

  眼看捷径走不成,只得自己动手,不过前提是要让朋友帮忙铺路。离开小米后,罗永浩将“造手机”的想法告知好友陌陌科技CEO唐岩。虽然如此选择会比将理想寄生在小米身上成功概率极低,但出于兄弟情唐岩必定出手相助,何况说服在手机圈毫无积累的有钱人,远比攻坚一位浸淫行业多年技术专家容易太多。

  “和大家相处朋友的模式一模一样。好比你有一个好姐妹,需要开个时装店,跟你借了20万,就是这么个事儿。”事实证明兄弟情很管用,唐岩把钱给了罗永浩,而且是900万元。得到资助的罗永浩凑齐了1000万元的项目启动资金,准备大干一场。

  “就是看中这个人做事比较踏实,有比较强的营销能力,做事很认真。”罗永浩很快让唐岩见识了自己的认真,不过并非开发手机而是吵架。2012年3月,本应忙于成立新公司的罗永浩向税务机关提交了精心准备的举报信,表示方舟子的打假基金涉嫌骗钱、偷税以及暗箱操作,未正当、合法使用捐款——一直准备要专注开发手机的罗永浩却副业不断,最先见到的成果与智能手机没有任何关系,计划与实际偏离很多。

  当时,罗永浩的公司还没有成立,落脚地还是新中关大厦12层——罗永浩英语培训机构的驻地。新公司是否继续在此停泊?是否继续扩张核心团队?是否接受天府软件园的政策优惠,西下迁居成都?众多的问题都在等待罗永浩定夺,不过他总是超然物外,随性创业。

  在罗永浩看来,一切均不足为惧。中国成熟且强大制造业基础,以及分工明确的产业链布局,已经让智能手机成为简单的拼图游戏。

  明确自己的核心竞争力隶属哪个环节,同时找到其他供应商填补空缺,就能让用户得到带有罗永浩标签的产品。

  更何况在开发智能手机的道路上,罗永浩只凭借一句“我想做手机”,轻易打动所有支持他的人。这与创业型企业先有产品,至少是创业计划书,再去打动天使投资,后续寻找A轮、B轮、C轮等投资的轨迹截然相反。

  外界给他足够的信任,帮他绕过了传统的商业流程,修改企业发展的逻辑,给了他足够的自信;内在罗永浩能够一心多用,心想事成,成就了他凌驾一切的优越感。内外合力,让罗永浩愈发不可一世。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