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戴威的C位消亡史 故事没来得及记录

http://www.homea.hc360.com2019年01月15日10:40 来源:创事记作者:首席人物观T|T

  03

  理想主义是罗永浩和戴威共同的特点。

  当朱啸虎们发声提议摩拜和ofo合并时,戴威直接喊话:请资本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2018年年底的寒冬之中,他在内部信中称,跪着也要活下去。

  在2018年5月那场保受争议的鸟巢发布会上,商人罗永浩发出自白:“我做这个公司是想要改变世界的,从来不是想挣你的臭钱。”

  商业社会允许理想主义者的存在,但他们受到推崇的必要前提是:成功。

  成功总离不开钱。2018年的戴威和罗永浩都在忙着找钱——他们所在的领域,都是重资产的烧钱行当。

  2月,和滴滴决裂后,戴威用两次质押资产换回阿里17.7亿借款。债务压力之下,他还做了很多开源节流的尝试:出售开屏广告、裁员、收缩海外业务、试水区块链、做信息流,但都没能从根本上扭转局势。

  而随着摩拜在4月卖身美团,两家合并已无可能。摆在戴威面前的路只有两条:效仿摩拜卖身、自己找钱活下去。

  理想主义者也考虑过妥协。戴威曾经与滴滴、阿里接触,并坐在谈判桌上谈卖身价,2018年10月一份曝光的投资意向书显示,滴滴为收购ofo 开出了20亿美金的报价——比卖给美团的摩拜便宜了17亿美金。

  但谈判至今没有下文。有消息称,滴滴给出的收购条件包括戴威出局,这显然是后者无法接受的。

  拉锯战中,ofo估值一路走低。与资本一样对ofo失去信心的还有用户,12月,北京即将进入最寒冷的季节,ofo 办公楼外挤满了前来办理押金退款的人,很快,线上退押金排队也超过千万。

图:ofo排队退押金的人群

图:ofo排队退押金的人群

  冬日萧条之中,夏日的热烈繁华全然没了踪影。

  这家明星创业公司的命运也引起了马化腾的关注,后者在朋友圈感慨,造成ofo 今日局面的根本原因在于veto right(否决权),关于戴威在董事会话事权的讨论,一时成为科技媒体的头条。

  如今,理想国际大厦里属于ofo的华灯已灭,很多人只是在等待一个结局。至于戴威的改变,《财经》杂志援引了一位离职高管的表述:

  “在经历大风大浪商业的血洗之后,这个喜欢吃马路对面便利店盒饭和包子、对财富没有贪欲、个性单纯甚至有些内敛的CEO,从去年什么都相信,变成今年什么都不信。”

  同样黯然的还有罗永浩。

  那笔曾经让他春风满面的10亿融资并不经花。做手机很烧钱,锤子科技在6年间融资总额22亿,但2015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亏损金额分别为4.62亿、4.28亿、3亿。

  根据《财经》杂志报道,2018年5月时,锤子科技账面可用现金就只剩5000万。而网易科技《锤子生死劫》一文也指出,锤子在2018年出现了资金链危机,与京东架构调整后的回款不足有关。

  罗永浩并不擅长找钱,最初成立锤子的900万就是朋友唐岩掏的。如今危机之中,他需要新故事去融资——于是,锤子在2018年陆续推出了加湿器、地平线箱包,还投资孵化出了子弹短信。后者一度被罗永浩寄以厚望,日均下载了一度达到100万。

  但这终究成了昙花一现。

  罗永浩和锤子再次跌入寒冬。成都公司关闭、被供应商围堵、欠薪……当这些新闻围绕锤子发生时,几乎没有人感到意外。

责任编辑:李群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