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戴威的C位消亡史 故事没来得及记录

http://www.homea.hc360.com2019年01月15日10:40 来源:创事记作者:首席人物观T|T

  04

  如果把罗永浩、戴威的困境全部归结于理想主义,显然是不够客观和公平的。

  他们的命运有某些必然。

  共享单车是靠创业者的死亡来证伪的。当玩家陆续退出、单车坟场频现时,人们才开始真正质疑模式的可行性。在此之前,海量用户、高频使用,这些信号让所有人只想着向前冲。有投资者曾经这样告诉戴威:

  “跑到市场第一,这是你唯一的目标,钱的事你不用管。”

  几个月后,连ofo最高调的站台者、宣传者、投资人朱啸虎也转变了态度。他先是鼓吹合并,未果后,终于在2017年年底将手中股份抛出,继而感慨:“烧钱起来的都是伪需求,以后不会再投这样的项目。”

  至于锤子,它诞生于几年前的互联网手机热潮之中,又在退潮之中进进退退,不断暴露着短板,不断补着功课,艰难前行。

  如果环顾四周,罗永浩一定会发现,当年同行已经所剩无几。如今盘踞在手机销售排行榜前几名的国产手机,除了小米之外,还是来自ov、华为等传统厂商——对于手机行业来说,互联网已祛魅。毕竟,连小米都玩起了线下开店、明星代言这些传统路数。

  但故事尚未终结。

  根据《财经》杂志报道,ofo创始团队还在接触政府官员,谋求上市。而罗永浩又开始为本月15日的快如科技发布会大肆宣传,或许仍在期待后者带来新的融资机会。

  事实上,2018年的失意者并不孤独。

  有人把这一年称为创业寒冬,大批创业公司死去,多家大公司裁员。王兴在饭否上转发的段子“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被迅速围观——这击中了时代的焦虑。

  《燃点》记录了创业者焦虑的瞬间。罗永浩形容最糟糕的那段日子,“随时可能发不出工资,随时可能倒闭,想到500个人背后是500个家庭,想过自杀”,而创业六年里,他最不快乐的事情就是当众演讲,每次从酒店看到演讲场地,“就会有一种死缓的感觉”。

图:电影中,罗永浩将飞镖射向自己

图:电影中,罗永浩将飞镖射向自己

  当然,它也记录了美好。

  2017年7月,戴威带着高管回到青海湖支教旧地团建,骑着ofo快到终点时,他聊起当初注册小黄车域名的场景:那天早上他给联合创始人煮了一碗泡面,因为闻着太香,就给自己也煮了一碗。等到查看域名时,只剩一个以so为后缀的,“so的一下,好像很快,就它吧。”

  故事里洋溢着青春的肆意快活。此时,镜头往上摇,伴随戴威快乐的声音,广阔天地就此展开。

  作为纪录片电影,《燃点》在全国院线排片不多,故事线也并不精彩,但很多人表示会去看。正如咒骂锤子和ofo的人很多,希望它们活下去的人也很多——毕竟,如果死了,它们只会沦为创业浪潮中最终被遗忘的分母,成了,则意味着更多可能。

  万物之中,希望最美。

责任编辑:李群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