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集团再上老赖名单 是步乐视后尘的节奏吗

http://www.homea.hc360.com2019年03月11日09:15 来源:同花顺财经T|T

    3月10日,最新消息显示,暴风集团(300431)因为劳动人事纠纷再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且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也被法院限制消费。由于主体业务亏损,暴风集团近两年的业绩都不乐观,2018年甚至亏损超过10亿元,前三季度负债率达到78.65%。如果严重资不抵债,又拿不到新的融资,该公司很可能走上乐视的老路。

    01

    被执行人

    据媒体报道,全国执行信息平台显示,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失信信息项目中,执行法院是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执行依据文号是京石劳人仲字[2018]第2433号,立案时间2019年1月24日,案号(2019)京0107执1028号,做出执行依据单位为北京市石景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

    据了解,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支付工资1.2074万元”,被执行人的履行情况为“全部未履行”,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发布时间为2019年3月8日。

    北京商报记者就此事联系到暴风方面,截至发稿,对方未作出答复。

    暴风集团被列入“老赖”名单已是常事。今年1月25日,就有媒体报道称“自2019年1月3日至1月11日,暴风集团悄然增加了十几条被执行人信息”。当天晚间,暴风集团回应:“北京法院将暴风集团列入一系列被执行人名单”的相关报道,是由于公司与离职员工的劳动纠纷导致的,涉案金额合计69.04万元。上述案件系员工与公司在离职补偿协议的具体细节上存在分歧,员工提起劳动仲裁;1月29日,暴风集团又发布公告称,经与申请人的积极沟通,暴风集团与案件申请人的劳动纠纷已解决,法院已陆续解除执行措施。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未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除了暴风集团,全国执行信息平台显示,冯鑫也被法院限制消费。据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发出的限制消费令(2019)京0108执342号,因暴风体育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依照规定对暴风体育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暴风体育及暴风体育(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冯鑫不得实施以下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包括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等等。

    02

    业务掉队

    一般来说,上被执行人名单者,都存在“欠钱不还”的行为。对于企业来说,如果没有出现资金问题,没必要冒这样的风险。

    如今的暴风集团也是一样,该公司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实现营收11.23亿元,同比下降41%;净利润亏损10.9亿元,同比转亏。该公司认为,业绩亏损主要系暴风智能的互联网电视业务处于业务快速拓展期,成本费用增加;互联网视频业务受竞争加剧影响,利润下降。

    提起暴风,消费者最早熟悉的就是暴风影音。在早期的互联网时代,暴风影音曾火爆一时,并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如今却沦落到视频行业的第三梯队。根据2018年移动视频APP排行榜,暴风影业排名第13位,距离其行业老大哥的地位越来越远。

    其中缘由,在运营商财经网总编辑康钊看来是因为没有抓住机遇。“为了上市,在其他视频软件都在自制网剧、买版权时,暴风还在搞免费网络下载这套,导致没有核心竞争力,暴风影音的用户开始大量减少,广告收入自然下滑。”

    另外,2010年起,由于智能手机推广和普及,大量用户从电脑转移到手机,腾讯和阿里等诸多互联网巨头当时纷纷注资到视频领域,冯鑫却拒绝了多家投资想要依靠自己独立走出条路。被暴风影音拒绝的投资转身向其他视频软件投资,优酷等视频网站抓住了机会。

    至于电视业务,在2018年中,冯鑫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的目标是2018年暴风TV卖出200万台,到2019年,就能进入大规模盈利的状态。但是根据暴风集团上个月回复问询函的公告,暴风智能电视2018年销量约70万台。而照此数据计算,在2018年,暴风智能每卖出一台智能电视约亏损1000元。

    家电分析师梁振鹏指出,彩电市场本身已经连续两年萎缩,暴风TV更是在2018年大打价格战,导致亏损加剧,影响了健康发展。“暴风TV的生产销售规模远远没有达到彩电行业的盈利平衡点。”

    暴风集团的VR业务更是成了一个拖累。2014年9月1日,暴风集团发布暴风魔镜第一代产品,正式迈入VR行业,成为追VR风口的先行者。彼时暴风魔镜信心满满,动作不断,硬件升级更迭的同时,又不断扩宽内容,还有投资布局。不过最终VR故事没能讲两年,便冷了下去。业内欠薪、裁员,甚至倒闭事件陆续发生,暴风魔镜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2016年10月同样传出大幅裁员的消息。VR项目的失利,也极大影响到了暴风集团“DT大娱乐”的战略,使之发展并不顺利。

    03

    资本棋局

    2015年,暴风集团得以完成上市梦。而它在登陆资本市场后也确实不负众望所托,创造了一个属于它的股价神话,最高时市值达到369亿,但如今该公司的市值仅仅41.82亿,足足跌没了300多亿。

    没了资本利益可图,暴风集团的股东开始大量减持股票。1月3日,暴风集团披露了部分首发股东减持公司股份计划实施情况。公告显示,自9月以来,众翔宏泰合计减持45.35万股,套现522.43万元;瑞丰利永减持111.41万股,套现1000万元;融辉似锦减持101.89万股,套现905.81万元。资料显示,众翔宏泰、瑞丰利永和融辉似锦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冯鑫。不过,暴风集团就“冯鑫减持套现”一事回应称,冯鑫没有减持套现,减持是离职员工的行为,并非冯鑫个人减持。

    除了以上冯鑫控制的三家公司,出手减持的还有暴风集团的董事和高管们。据了解,董事崔天龙2018年通过竞价交易的方式先后6次减持,套现1412.32万元;高管李媛萍减持11.66万股,套现146.38万元;高管张鹏宇减持6.85万股,套现85.96万元。

    “暴风的结局我预测会有几种,第一是抛弃大部分业务,专注自己擅长的少部分业务,这样就能节约成本,重新上阵;第二是冯鑫把持有的暴风主要股份让出,使得暴风资产重组。”康钊说。

    作为同是互联网视频起家的企业,暴风集团与乐视曾经的扩张路子相似,但都没有成功建造起“生态帝国”,市值都经历了大起大落;作为老乡,冯鑫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都被列入“老赖”名单。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