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命悬一线:大裁员欠薪 仅留最后“火种”

http://www.homea.hc360.com2019年03月22日10:24 来源:网易号外作者:王文华T|T

    曾经被市场称为“妖股之王”的暴风集团(300431),在疯狂烧钱大肆扩张之后,过去一年深陷资金困境,最终步了另一个互联网大鳄,也是其被外界认为一直在极力效仿的乐视之后尘。

    就在公众逐渐要将暴风遗忘之际,不久前,一则暴风董事长兼CEO冯鑫“被限制消费”的消息,将这家昔日的明星互联网企业重新拉回聚光灯下。

    网易号外独家获悉,今日的暴风,早已不复当年之勇,大幅裁员欠薪,被员工频频告上法庭。目前公司大力收缩业务,仅保留最后的“火种”,苦苦支撑。分析人士认为,等待暴风的,只能是“等着破产重组”,或者“被别的公司收购”。

    暴风掌门冯鑫则在回复网易号外时强调,公司“绝不做任何躲避”,而他自己“仍然在困难的环境下努力寻求机会和发展,这是创始人的唯一使命”。

    过去一年,暴风究竟发生了什么?它现在又在经历什么?未来其又将走向何处?

    裁员风暴

    2018年7月6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中信资本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法院申请冻结暴风327.12万股股票。股票被冻结后,暴风董事长兼CEO冯鑫火速召集高管商讨应对。

    暴风的“暴风雨”旋即到来,快而急。

    2018年7月10日左右,暴风魔镜率先开始进行裁员,7月12日,暴风体育也加入裁员行列。裁员完成后,暴风体育的员工数由最高时期的130人减少至仅剩10人。被裁员工李方告诉网易号外,裁员工作在当周就完成了,之所以这么急迫,是因为7月15日之后要交当月的社保、公积金。

    网易号外了解到,暴风所有被裁人员均与集团签订了“N+1”的补偿合同。合同规定,工资及补偿金分三笔付清:2018年8月付7月的工资和加班费,9月和10月则分别支付补偿金。暴风各子公司以及后续的裁员,基本沿用上述签约模式。

    合同白纸黑字。但暴风在2018年8月支付完员工第一笔部分费用之后,后续分文未给。也就是说,员工们等到10月,仍未拿到应有的赔偿。无奈之下,他们开始向劳动部门申请仲裁。

    “之所以选择仲裁,是因为暴风的HR当时挨个通知我们,所有款项延误发放是因为公司没钱,什么时候发不确定。”李方说。

    据李方回忆,在暴风2018年7月被裁的一批员工中,有不少人原本打算放弃,“因为(欠得)少的人,欠万把块,觉得耗不起;多的人有二十几万”。然而,令被裁员工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12月左右,暴风对仲裁胜诉的员工进行起诉。这彻底激起了离职员工的愤怒。

    “成了被告就只能应诉,”李方说,“暴风起诉的理由就是随便找的借口,主要有两个:一是国家法律规定,可以付N;二是金额有差异。”

    在李方看来,离职员工们手上都有被裁时和公司签订的盖章协议,暴风起诉的理由并不成立,“暴风就是一直在拖,争取时间”。

    与李方的情况不同,高远是暴风2018年11月那批被裁的员工。据其介绍,暴风给被裁员工两个补偿方案以供选择:一是如果被裁员工同意接受补偿金的80%,暴风将分两批次付款——2019年9月底支付一半,12月底支付另一半;二是如果员工同意接受6折(即补偿金的60%),付款时间可以相对提前一些——2019年3月底付一半,5月底付另一半。

暴风命悬一线:大幅裁员欠薪仅留最后火种

    高远透露,暴风被裁的大部分员工都没有选择上述两种方案,而是签订了另外一份赔偿协议——按照“N+1”的赔偿协议,暴风分4个月将赔偿金支付给被裁员工,前三个月分别支付总额的20%,第四个月支付40%。然而,根据高远等离职员工的说法,他们至今一分钱也没有拿到。

    网易号外日前见到高远时,他正在北京石景山劳动仲裁中心递交资料,申请对暴风拖欠赔偿金一事进行仲裁。“我们这个时间点来(仲裁),还是抱着旧情,希望给公司一点时间。”这名在暴风供职五六年的老员工坦言。

责任编辑:李群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