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不需要眼泪 但锤子科技何去何从?

http://www.homea.hc360.com2019年03月25日10:20 来源:视觉中国T|T

    3月21日,记者从企查查获悉,锤子创始人罗永浩新增入股广州盖得排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89%。该公司股东包括盖得排行创始人李铁、君盛投资、厦门赛富、博雅天下等。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注册资本为156.492万元。这是锤子科技传出各种不利消息之后,老罗的最新动态。

3

    从2018年年底,有关锤子的坏消息接踵而至。资金紧张甚至倒闭的传闻不断出现,老罗卸任锤子科技CEO、资产被冻结等消息似乎证实了某些传闻。在锤子科技官网上,坚果系列手机一直显示“到货通知”。其他产品如空气净化器产品、温湿度计、加湿器、防护口罩、地平线8号旅行箱、Smartisan圆领卫衣等多款产品不是显示“已售罄”,就是“到货通知”。锤子科技官网给人的感觉似乎已经停摆。

    不久前锤子旗下的空气净化器业务被优点科技收购,这个在2017年11月才推出“畅呼吸”品牌只存活了不到1年半的时间。接手的是与罗永浩有着不错私交的前荣耀总裁刘江峰。

    同样短命的还有聊天宝。1月15日,曾经快速蹿红的子弹短信升级为聊天宝,与多闪、马桶MT两款社交产品在同一天召开新品发布会,向处在垄断地位的老大发起挑战。2个月后,媒体曝出聊天宝团队解散,大约两百人的团队只保留二三十人或将回流到锤子科技。距离子弹短信推出的时间,不过7个月时间。

    此前,字节跳动宣布收购了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部分锤子员工与字节跳动签署劳动合同。罗永浩在电影《燃点》上映当天接受媒体采访,新一年有两个愿望,一个是最短时间解决供应商合作伙伴的麻烦,第二个是用全年时间把给投资者带来的烦恼尽快解决好。

    聊天宝团队快速解散出人意料

    曾经来势汹汹的子弹短信曾被认为是罗永浩的“最后一根稻草”。 

    3月6日,根据36氪报道,聊天宝团队已宣布就地解散,原来大约两百人的团队,“只保留二三十人”,或将回流到锤子科技。知情人士透露,罗永浩在解散前就离开了聊天宝。聊天宝和锤子科技官方未对此进行回复。

    聊天宝的投资人、同时也是最大代言人罗永浩已经退出股东行列。天眼查数据显示,聊天宝主体公司“北京快如科技有限公司”由“成都快如科技有限公司”100%持股,而“成都快如科技有限公司”由云上漫步和云上畅游两家公司控股。2019年2月,罗永浩先后退出“天津云上漫步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天津云上畅游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股东行列,退出后,罗永浩也不再是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聊天宝的前身子弹短信的问世,可谓来势汹汹。2018年8月,子弹短信一经推出,便在AppStore免费排行榜蹿升到榜首的位置。罗永浩也高调宣布快如科技在短短6天时间内,就得到51家VC和7家科技巨头的战略投资部的关注。

    发布会当天,罗永浩解释称,当时子弹短信推出的版本完成度只有25%,在过去几个月内团队一直致力于完成产品。他表示,在版本更新后,增加一些新功能,子弹短信将升级为“聊天宝”。聊天宝主打“聊天赚钱”,其模式与趣头条有一定相似,即通过网赚的形式增加用户黏性。此外,聊天宝还有电商业务,该业务目前由拼多多提供。

    虽然,子弹短信、聊天宝两度登上AppStore免费排行榜榜首,但依旧没能摆脱这些年来社交产品昙花一现的命运。

    在某社交产品从业者看来,聊天宝的结局早已写好。他告诉记者,IM类工具产品强大在于像牛皮糖一样的弹性关系链,会让每个试图离开的人不得不放弃和回去。微信形成的熟人(联系人)关系网络,使得在日常IM沟通上用户不会有第二个选择。

    微信在用户沟通的高频基础服务上,构建了护城河。朋友圈成为了解朋友动态甚至新闻事件的主要入口,订阅的公众号满足了用户闲暇之余浏览资讯的需求,微信支付解决了用户生活场景下的扫码支付便利……这一系列增值服务,牢牢绑住了用户。这就意味着,如果仅仅是在即时通信功能上创新,很难改变这一垄断格局。

    钉钉是为数不多闯关成功的社交产品。在垂直细分的办公场景下,因为办公效率的提升,通过老板的意志自上而下让员工使用钉钉。一旦离开工作场景,用户仍然会把微信作为最基础的沟通工具。

    “疯狂续命”背后手机全面缺货

    罗永浩在“聊天宝”发布会上给电子烟、电影打广告、做宣发引发网友关于“罗永浩疯狂续命”、“老罗求生欲真强”的戏谑声。

    在2017年苏宁云商公布的2016年年度报告中,其中包含了其入股锤子科技的盈亏状况。财报显示,锤子科技2016年底总资产4.2亿元,负债6.63亿元,所有者权益-2.43亿元。原因是2016年度营业收入8亿元,亏损4.27亿元所致。

    在聊天宝之前,一款名为“坚果TNT工作站”的个人主机产品曾被老罗当做摆脱困境的法宝。大概2个小时的发布会中,更多的时间被用来介绍最新推出的坚果TNT工作站SmartisanTNTStation,起售价9999元,罗永浩将其称之为“重新定义下一个十年的个人电脑”的产品。

    在发布会结束后,外界对坚果TNT的评价颇为统一:系统的亮点似乎并不足以支撑罗永浩在发布会上所说的“重新定义”,更难谈得上满足人们对“颠覆式产品”的预期。有网友评论,整个发布会似乎都是在为了痛点而创造痛点。

    3月1日,根据媒体报道,锤子科技已经基本停止新手机的研发,目前团队主要工作停留在维持系统和产品基本运维。不过锤子科技产品总监朱海舟在3月4日发布一份针对锤子科技下一代产品的用户需求调查表,似乎侧面回应了“停止手机新品研发”的传闻。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虽然锤子科技的主营业务是智能手机,但其官网显示,坚果Pro2S和坚果R1已经全部处于缺货状态。

    锤子早期员工王飞(化名)告诉记者,罗永浩对手机市场的认知就是锤子的天花板。手机从制造到销售一个非常长的链条。“搞得定供应链”和“特别有钱”是必不可少的,有了这两样还不够,在这个长链条上不能有任何短板、还得命好,这里面的复杂度可能是罗永浩创业之初没有预料到的。在销售方面,铺消费类电子渠道有高度复杂性,也需要很多钱,锤子手机在销售渠道好像一直没能完全打开。“老罗没有能做出自己真正想要的完美产品,他已经尽力了,但是市场以结果论英雄,大家不会管你的初心怎么样。”

    下一步是电子烟?箱包?

    3月4日,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法院已于2019年1月3日,对天津东盛泰和电子诉锤子科技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做出裁定,对被申请人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名下价值1577.87万元的财产采取保全措施,立即开始执行。

    此前1月22日,锤子科贸(上海)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罗永浩变更为温洪喜,罗永浩退出董事备案。此前,罗永浩已经陆续退出3家锤子旗下子公司法定代表人,包括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深圳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成都野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在锤子科技和罗永浩经过多次资产和股权冻结、罗永浩连续退出4家锤子旗下子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后,罗永浩个人已经基本不再对锤子科技拥有控制权。未来锤子将走上哪一条路,决定权也不在罗永浩手上。

    2月28日下午,罗永浩现身首届社交电商峰会温州站,全程只上台说了一句话:“祝招商大会圆满成功,也能在今年形成各方多赢的局面。”有网络传言称,罗永浩是“为了5万出场费给微商站台”。虽然活动主办方之后辟谣,称罗永浩是因为好朋友的关系才过来参加活动,但也引发了更多关于罗永浩下一步方向的猜测。

    网上又曝光了一张罗永浩和波顿集团旗下吉瑞科技董事长刘秋明的合照。据腾讯《一线》报道,有接近罗永浩的人士表示,罗永浩将进入电子烟领域进行二次创业。在此之前,前锤子科技001号员工、产品总监朱萧木已经创办了电子烟品牌“FLOW福禄”。其曾表示,电子烟行业“开业就赚钱”。

    不过央视3·15晚会对于电子烟危害的曝光给电子烟行业蒙上了一层阴影。缺钱的老罗会顶着压力踏入电子烟行业吗?

    此外,虽然锤子科技的京东旗舰店以及锤子科技官网依然是大量产品缺货状态,但是其箱包产品的销售成绩颇为亮眼。

    在2018年的京东双十一期间,锤子科技推出的地平线8号拉杆箱获得京东平台的箱包全品类销售额冠军、其中灰色PC拉杆箱获得单品销量冠军,而地平线8号也获得京东双十一期间的热销品牌排行榜冠军。3月4日锤子科技却上线了全新的地平线8号双肩背包并开启预约,这款背包可以容纳15.6英寸的笔记本电脑,目前这款产品的预约量已经超过3000件。

    靠情怀创业能否继续

    从锤子手机横空出世,再到“革命性”的个人主机,或许从来没有一个公司像锤子科技这样,以如此小的体量,掀起如此多的风浪。罗永浩个人,更是从来都不缺乏关注的目光。

    “我时常在想,想他说的话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王飞2013年加入锤子,罗永浩给他的印象就是“倔强、不服输,一心想改变世界,有些偏执”。离开锤子后,王飞也不关注着与罗永浩有关的新闻,他喜欢消费类电子产品,想做符合自己品味的产品,信仰的“工匠精神”,觉得自己可以改变世界的理想主义都不是假的。“到了后期,我感觉他有点陷入想证明自己是对的,钻到这个牛角尖里了。”

    在锤子科技刚刚在新中关大厦12层开业成立时,第一天只有罗永浩与朱萧木两个人。当时,著名UI设计师网站DRIBBBLE上,肖鹏是人气颇高的国内设计师,而对产品细节苛求完美的罗永浩在该网站上长期潜水、关注肖鹏。其后,老罗特意跑到肖鹏工作的百度公司楼下约他一起吃饭,并通过对公司设计理念、用户体验与审美追求的观点讲解,成功打动肖鹏加入。如今,编号0002的员工也已离开锤子。肖鹏已于2018年12月底加入OPPO旗下Realme,担任设计总监一职。

    离开锤子后,王飞也加入了创业大军。他开始慢慢认识到罗永浩、锤子这家公司的意义所在。“我觉得有这样的理想主义者发出不同声音,告诉大家很多做法是不对的,这对于中国整体的商业环境来说有很大的意义。如何看待锤子这家公司,其实是价值观的问题。这就像审美一样,见仁见智。”

    与那些中途粉转黑的人不同,李程(化名)是老罗和锤子的忠实拥趸。“我不希望老罗的公司死,就是希望他能改变一些东西,存留着一些期待。我用锤子手机也是这种态度,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我认可它的产品真正好用的基础上。”

    罗永浩曾用“起死回生”来概括锤子2017年的经历。他恐怕也不会想到,2018年又会是在生死线挣扎的一年。眼下,对麻烦缠身的锤子来说,市场正在期待着罗永浩的回应。

责任编辑:卢海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