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雏军案改判!关于国家赔偿 最高法这么说…

http://www.homea.hc360.com2019年04月10日14:52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T|T

    4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对顾雏军案宣判。

    2008年1月30日,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认定顾雏军犯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百八十万元。

    宣判后,顾雏军不服,提出上诉并申诉。经过审理,最高法最终判决,撤销了顾雏军犯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维持顾雏军犯挪用资金罪,量刑由8年改为5年。    

    虚报注册资本行为危害不大

    本案审判长裴鼎显4月10日庭审中评判认为:

    顾雏军等人实施了虚报注册资本的行为,但虚报注册资本的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理由包括:

    (1)本案侦查期间,法律对无形资产在注册资本中所占比例的限制性规定已经发生重大改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于2005年10月对公司法进行了修订,将包含无形资产在内的非货币财产的作价出资比例上限提高至70%,据此,本案以不实货币置换的超出法定上限的无形资产所占比例已由55%降至5%。

    (2)原审被告人顾雏军等人实施虚报注册资本的行为,与当地政府支持顺德格林柯尔违规设立登记有关。

    (3)原审被告人顾雏军等人虚报注册资本的行为,并未减少顺德格林柯尔的资本总额。

    综上,顾雏军等人认为自己没有实施虚报注册资本行为,也没有虚报注册资本故意,公司变更登记过程中不存在虚报注册资本情形的辩解、辩护意见与事实和法律规定不符,不予采纳,但关于6.6亿元无形资产仍在顺德格林柯尔并未被抽走,2005年修订的公司法已将无形资产占注册资本的比例提高到70%,应当重新评价顾雏军等人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的辩解、辩护意见成立,予以采纳。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关于顾雏军等人实施了虚报注册资本行为,但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意见,予以采纳。

    最高法判决,撤销一二审对顾雏军犯虚报注册资本罪的定罪量刑部分。

    未达到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标准

    科龙电器由于2000年、2001年连续亏损,被深圳证券交易所(简称深交所)以“ST”标示,如果2002年继续亏损,将会退市。在顺德格林柯尔收购科龙电器法人股,成为科龙电器第一大股东之后,原审被告人顾雏军为了夸大科龙电器的业绩,在2002年至2004年间,安排原审被告人姜宝军、严友松、张宏、晏果茹、刘科等人采取年底封存库存产品、开具虚假销售出库单或者发票、第二年予以大规模退货退款等方式虚增利润,并将该利润编入科龙电器财务会计报告向社会公布。

    最高法院认为:

    1、科龙电器在2002年至2004年间实施了虚增利润并将其编入财务会计报告予以披露的行为。

    2、原审认定科龙电器提供虚假财务会计报告的行为严重损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利益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2006年6月29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六)》,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一条进行了修改,其后,相关司法解释将该条规定的“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罪”修改为“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原审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六)》之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一条的规定对原审被告人顾雏军等人定罪处罚,应当适用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罪的罪名,却适用了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罪名,确属不当。根据刑法关于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罪的规定,必须有证据证实提供虚假财务会计报告的行为造成了“严重损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利益”的危害后果,才能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参照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2001年《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严重损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利益”是指“造成股东或者其他人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或者“致使股票被取消上市资格或者交易被迫停牌的”情形。但是,在案证据不足以证实本案已达到上述标准。

    最高法判决,撤销一二审对顾雏军犯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定罪量刑部分。

    挪用资金罪8年改为5年

    对于挪用资金罪的事实,最高法院认为,其中一笔被告人姜宝军擅自将扬州亚星客车6300万元挪用给扬州格林柯尔的事实存在,但原审认定顾雏军指使姜宝军挪用资金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此,最高法认为此笔挪用资金行为不构成犯罪。

    最高法认为,原审被告人顾雏军未经公司董事会讨论决定,擅自挪用上市公司科龙电器的巨额资金归个人使用,注册成立个人完全控股的公司,以收购扬州亚星客车等其他上市公司,不仅侵害了科龙电器的企业法人产权,损害了广大股民的切身利益,而且严重扰乱了资本市场秩序,对公平有序的营商环境造成了重大不良影响。

    原审被告人顾雏军、张宏挪用科龙电器2.5亿元和江西科龙4000万元资金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二人的行为均已构成挪用资金罪,且社会危害性大,应依法予以惩处。原审认定顾雏军、张宏挪用2.9亿元资金归个人使用的行为构成挪用资金罪正确。

    顾雏军、张宏及其辩护人所提二人行为不构成挪用资金罪的辩解、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所提原审认定顾雏军、张宏犯挪用资金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依法追究其二人刑事责任的意见成立,予以采纳。

    最高法判决,在挪用2.9亿元资金的共同犯罪中,原审被告人顾雏军提起犯意,指使他人挪用本单位数额巨大的资金归个人使用,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鉴于本案挪用资金时间较短,且未给单位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可对其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最终,最高法将原审顾雏军犯挪用资金罪的量刑8年改为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已执行完毕)。其他被告人无罪。

    本案再审改判后

    将如何处理国家赔偿等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表示,依照法律规定,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的人可以申请国家赔偿。本案中,被改判无罪的姜宝军、刘义忠、张细汉、严有松、晏果茹、刘科均可以申请国家赔偿,因部分罪名被改判无罪导致服刑期限超过改判刑期的顾雏军也可申请赔偿。法庭宣判后,审判长已当庭向顾雏军等人以及刘义忠的亲属作出了释明,告知他们可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向原作出生效裁判的人民法院申请国家赔偿。如上述人员提出申请,相关赔偿程序将依法及时启动。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