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大厦:6亿拍卖在即 员工称不关心

http://www.homea.hc360.com2019年11月07日09:31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作者:赵怡然T|T

乐视大厦:6亿拍卖在即 员工称不关心

    乐视缺钱并非新闻,但这一点从其董事长口中说出,还是多少令人惊讶。

    11月5日,乐视网(1.690,0.00,0.00%)(维权)董事长刘延峰对外表示,乐视网所在的乐融大厦(原“乐视大厦”)将被拍卖,涉及诉讼费用612万。他坦言,目前公司现金流入不敷出,经营极度困难,该数额远超公司现金支付能力,或直接导致现金流彻底断裂,公司搬离,员工无处办公。

    从市值一度逼近1600亿元的创业板神话,到今年前三季度亏损101亿元,信用尽失,这笔612万元的诉讼费会是乐视的最后一根稻草吗。

    总部打七折拍卖,员工流失超九成

    乐融大厦地处朝阳公园附近,周围树木极多,到秋天格外显得萧索。如今,这座建筑面积近2万平方米、价值近10亿元的14层大楼已不再悬挂“乐视”LOGO,却未摆脱和乐视相似的命运——让人避之不及,还给人带来麻烦。

    10月23日,乐视总部大楼“乐融大厦”遭司法拍卖。根据相关信息,本次拍卖为乐融大厦第一次拍卖,评估价9.69亿元,起拍价6.78亿元,相当于打了7折,但仍无人问津。

乐视大厦:6亿拍卖在即 员工称不关心

    不受欢迎的原因或许是其深陷多起债务纠纷,债权复杂。在《经济观察报》报道中,多家房地产中介公司负责人表示,该项目抵押太多,需要找外部担保公司解除抵押,才能正常交易。但是这样的数额,一般公司操作不了,风险也太大,因此很难有人愿意接手。

    虽然不受欢迎,稍显冷清的乐融大厦仍然戒备森严。门外三名保安把守,大厅入口两侧各有一名保安,进入需持员工证件。

    而相比大厦外的严阵以待,大厦内的乐视员工显得有些悠闲。一路不时见到两三名员工聚在一起聊天,还有一名员工对着窗外发呆。

    根据财报数据,乐视员工数已于2018年跌至456人,相比2016年流失超9成。

    “我只是个社畜,不关心上面的事。”谈及大厦将被拍卖,员工可能搬离,一名年轻员工语气冷淡,“拍卖就拍卖吧,重庆世茂中心不也拍卖了,能发工资就行。”

    一名年龄稍长的员工则态度十分乐观,虽然公司隔三差五上新闻,且多为坏消息,但在他看来,“董事长”“资金链”“亏损退市”这些词离自己比较遥远,他感觉公司一切正常,自己也干得挺好的。

    买下14层大厦,周边小区房价10万每平

    对员工来说,在何处办公或许无关紧要,但在外界眼中,离开入驻近6年乐融大厦无疑令乐视网的节节败退更加明显。

    乐视网创立于2004年,以视频点播与视频广告起家,2010年成为国内首家A股上市网络视频公司。上市首日,股价涨幅69.32%,并迅速冲至日内最高49.98元。

    2013年,乐视入驻北京东四环的宏城鑫泰大厦,次年,乐视买下该楼,更名乐视大厦。据《界面新闻》称,该大厦附近的小区房价在10万每平米左右。

乐视大厦:6亿拍卖在即 员工称不关心

    值得注意的是,正是买下乐视大厦的那一年,乐视开始谈论自己的“汽车梦”,并将布局延伸至更多板块。因此外界普遍认为,一掷千金买楼的重要原因,是员工规模的飞速扩张。根据公开信息,2014年到2016年,乐视员工从3000人增至1.5万人。其中不乏魅族副总裁、联想集团副总裁、搜狐销售部渠道中心总经理等重量级人物。

    对于员工规模,知乎上,有乐视前员工回忆,“之前的地方实在坐不下了,所有人挤在一起,去哪都挤,吵闹不说,还没有固定座位,被赶来赶去,一个部门分散在无数角落。”但这一情况在搬进乐视大厦后,仍未缓解。有员工称,2017年4月去乐视面试时,乐视大厦被员工挤得水泄不通,面试官只能将其带到楼道里的电梯旁,进行面试。员工数量之多,可见一斑。

    除了现实需要,充裕的资金也带给乐视购楼的底气。从2011年1月到2014年1月,乐视网市值从47.7亿元上涨至410.4亿元。三年时间,市值增长6.8倍。2015年市值更是一度逼近1600亿元。据金融界统计,“乐视七大生态”收割金额接近900亿,包括多位中国首富、21位明星和近百家金融机构。

    有员工回忆,那时即使深夜,乐视大厦仍灯火通明,巨大的“乐视”LOGO十分醒目。他还强调,此前进大厦并不需要刷卡。

    泡沫破灭,成讨债基地

    重重把守想要隔离的,或许是泡沫破灭后的讨债者。

    2016年11月,网上传出消息称,乐视资金链紧张,拖欠供应商100多亿元款项。而乐视一边对此闪烁其词,一边将乐视大厦进行抵押,获得14亿元贷款。2017年11月,乐视委托北京多家中介公司出售自己的总部大楼,报价14亿元。

    和大楼一同脱手的还有员工。

    2017年,乐视出现大规模裁员现象。此后,原本带有“高薪”“名企”光环的乐视员工处境开始变得尴尬。例如,建行就曾将乐视新老员工的信用卡额度统一调至1元,并逐一排查,有员工不明就里,向客服投诉,被反问“你是不是在乐视工作?”

    2018年,乐视大厦更是成为讨薪讨债者的聚集地,由供应商组成的讨债大军,开始频繁到访,讨要被拖欠的款项,目光所及贴满乐视还钱等标语。还有供应商搭帐篷住在大厅,或用话筒和音响播放讨债口号。

    但如今,这些讨债者似乎都已接受现实,被迫放下,乐视大厦也重归平静。

    据董事长刘延峰称,乐视希望能与相关部门沟通,获得相关部门对公司合法租赁权益的支持,并在诉讼费用方面予以减免,或者协商其他公司能承受的方案。公司将积极寻求经营恢复,确保员工工资社保的正常发放。

责任编辑:李群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