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中国家电市场:青岛企业“自救”指南

http://www.homea.hc360.com2020年05月06日10:17 来源:凤凰网 T|T

  夏将至,但疫情下的中国家电企业,仍在艰难地等春来。

  4月末,青岛家电行业的代表海尔智家(600690)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尔智家”)、海信视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信视像”)、海信家电(000921)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信家电”)以及澳柯玛(600336)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澳柯玛”)陆续披露了2019年年报以及2020年一季报。

  与市场大环境类似,上述几家企业在交出一份合格的年报后,又都透过一季报,让外界直观感受到了家电市场整体承受的压力。

  作为制造业大市,海尔、海信、澳柯玛向来都是青岛引以为傲的本土品牌。疫情之下,他们又该如何“自救”?

  光彩的2019与落寞的2020

  从时间线上看,最先披露年报的是海信集团旗下上市平台之一的海信家电。4月14日晚间,海信家电公布了2019年年报。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74.53亿元,同比增长3.9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17.94亿元,同比增长30.22%,2019年并表海信日立的海信家电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

  而在其4月29日披露的一季报中,海信家电仅交出营收75.86亿元,同比下降12.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355.04万元,同比下降89.67%的成绩单。

  紧随海信家电其后公布年报和一季报的是澳柯玛。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64.3亿,同比增长14%;实现归母净利润1.9亿,同比增长176.1%,增幅创近4年来新高。

  另一方面,澳柯玛在2020年一季度营收12.8亿元,同比下降14.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74万元,同比下降43.76%。

  经历了2019年的高光时刻,澳柯玛在2020年一季度并未讨得“头彩”。

  与海信家电一季报同期披露的,还有海信视像的年报与一季报。作为海信集团旗下另一个上市平台,主营业务领域为“黑电”的海信视像2019年实现营收341.05亿元,同比下降2.91%;净利润5.56亿元,同比增长41.71%。

  一季报方面,海信视像实现营收67.64亿元、同比减少11.26%;归母净利润5137万元、同比增长91.79%。海信视像也是这四家企业中,唯一一家一季度归母净利润实现正增长。

  4月30日,海尔智家公布了年报与一季报。其中,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2007.62亿元,同比增长9.05%;实现归母净利润82.06亿元,同比增长9.66%。2020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收431.41亿元,同比下降11.09%;归母净利润10.70亿元,同比下降50.16%。

  从年报与一季报整体数据上来看,这四家企业在2019年的表现尚可,但在疫情影响下的2020年,都较同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疫情这只“黑天鹅”确实为家电企业的正常运转带来了压力。海信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采访时更是强调:“不只是海信,所有的家电企业都面临一样的情况。”

  制造业兴,则经济兴。在青岛发展的过程中,家电制造业始终扮演重要的角色。对于2020年提出GDP目标增速7%的青岛来说,帮助上述四家头部家电企业尽快摆脱困境,显然是当务之急。

  青岛家电制造业迫切需要突围

  海尔、海信、澳柯玛之于青岛,就像格力之于珠海,美的之于佛山。但在中国,很少有城市跟青岛一样,在一座城市聚集多家家电行业头部企业。

  家电产业对城市发展具有多大的促进作用,或许可以从安徽省会合肥的崛起过程中找到答案。

  过去,中国家电市场有“南有顺德、北有青岛、中有宁波”的说法。2008年,安徽省政府宣布把合肥打造成与广东顺德、山东青岛并肩而立的家电制造基地,并计划用8到10年左右的时间超越顺德和青岛,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家电制造基地之一。实际上,这一进程只用了3年。

  进入21世纪后,合肥便抓住了中国家电产业链由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向中部和西部转移的大潮,成功吸引海尔、美的、格力、长虹、TCL、三洋、惠而浦(600983)等一大批国内外知名品牌家电企业在合肥落户。

  2011年,合肥家电产业规模突破千亿,就此超越青岛、顺德,成为全国家电最大的生产基地、国内家电品牌最为集中的地区、中国最具国际影响力和国际竞争力的家电制造中心,并加冕“全球家电制造中心”的皇冠。

  在抓住家电产业链转移的契机后,合肥自身又采取了哪些措施承接转移来的家电产业呢?

  多年来,合肥通过政府主导融资的方式,引入各类巨头后撬动上下游产业链落地,招来很多新兴产业。

  外界也将合肥培育产业集群的方式称为“合肥模式”,即以尊重市场规律为前提,把投资引领培育产业放在第一位,找准市场需求、遵循产业逻辑,巧用资本市场以小博大,并能实现“筹集—投入—退出”的全过程把控。

  众所周知,家电企业需要一大批为其配套零部件的企业,合肥的家电产业发展也在产业配套建设的基础上构筑起完善的产业集群,并进一步通过产业集群“筑巢”引来块头更大实力更强的“金凤凰”。

  简而言之,合肥的家电产业发展就是通过引进大项目、完善上下游产业链、培育产业集群,进而打造产业聚集高地的形式,实现区域家电产业的协同发展,进而推动城市发展。

  数据是最好的说明。2008年,在合肥打造家电制造基地的第一年,城市GDP只有1664.8亿元,彼时青岛GDP为4436.2亿元;到了2019年,合肥GDP已经达到9409.40亿元,增幅达到565.20%,此时青岛GDP为11741.31亿元。用了11年的时间,合肥GDP成功逼近万亿,逼近青岛。

  很难说合肥的崛起之路,对于同样是制造业大市的青岛来说,没有借鉴作用。不管是曾经的“五朵金花”还是当下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海尔、海信与澳柯玛等本土家电企业始终都在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在2020年青岛市重点任务公开承诺事项的第9项中,就明确指出“支持海尔、海信等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这也是在山东16地市公布的重点任务公开承诺事项中,罕见地出现了具体企业的名字。

  眼下青岛已经为本土家电企业的发展提供了政策保障,此为外部推动。接下来,这四家扎根本土的家电企业,又该如何“自救”呢?

  青岛家电企业如何自救?

  办法总比困难多。疫情这只“黑天鹅”在为家电行业带来危机的同时,也借此将家电行业带入一个新的周期。

  当前,中国家电行业正在进入存量市场时代,存量时代的最显著特点是缺乏增量空间。疫情之下,存量时代的弊端被无限放大。

  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冰箱、空调、洗衣机、冷柜四大类白电遇到线上、线下销售萎缩。白电市场销售规模整体零售额降幅在45%左右。

  与白电相对的是市场表现一直萎靡不振的黑电。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彩电市场销量规模共计995万台,同比下降20.1%;零售额规模238亿元,同比下降33.9%。

  面对严峻的市场形势,家电企业纷纷开启“自救”模式。

  首当其冲的便是从冷清的线下市场,转战电商、直播等线上渠道。自春节过后,海尔、海信、澳柯玛等青岛本土制造业企业纷纷进行线上直播,邀请网红为自家产品带货,进而达到刺激消费的目的。

  以海信为例,每年3月在上海举办的中国家电及消费电子博览会(AWE)是各大品牌发布新品、展示实力的重要平台。展会取消后,海信集团于3月12日举办AWE2020线上直播,旗下各子公司老总亲自上阵介绍新品,从硬件到软件、从智慧家庭到智慧社区,展示了海信全场景智慧生态。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