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大会现场[文字来源腾讯,凤凰]

确认香港证监会法规执行部人员找黄燕虹谈话了,但不是为了这次股东会,而是要透过黄燕虹,向黄光裕夫妇传达传票。香港证监会于2009年8月入禀高等法院,申请冻结黄光裕夫妇价值16.55亿港元资产及国美股票,指称他们在2008年涉嫌欺诈。有关传票一直没有传达至黄光裕夫妇手上。

 

会议宣布休会,邹晓春及黄燕虹实时被香港证监会法规执行部人员邀请谈话。市场消息称,陈晓一方已向证监会举报,黄光裕一方以利益诱使股东投票。

国美董秘:今晚7点公布投票结果。

15:20投票结束 股东大会结束    

股东提问结束,现在投票。

[小股东发言]这个事首先要摸摸良心,就是说刚才说了,如果说大股东和小股东总是把它割裂开来,好像是维护大股东就不是维护小股东了,我不这么认为,我郑重的呼吁机构投资者,请大家考虑自己的品牌形象,爱惜自己的羽毛。谢谢。

    

    [小股东发言]大家都在讲谁能经营好,这是个伪命题,这是一个真正的伪命题,刚才说的MBO也好,什么也好,我们达到要考虑,我们不是二三十年前很困难的时候,我觉得现在大家真是这样,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小股东发言]我觉得做人到这个份上,如果现在是蛮荒时代大家很苦,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人吃人的时代,那可以,但是现在呢,我觉得应该是知礼节的时代,没有人考虑,没有人从良知道德的角度来考虑,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小股东发言]管理层大家说同进退,如果不达到我们的目的我们一起退,这是要挟,这口口声声考虑我们小股东利益,这是考虑我们小股东利益了吗?我认为这是要挟,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媒体,难道没有良知吗?

    

    [小股东发言]网上有一个说法很好,过去的庄园式的及庄园主被官府抓去了,犯罪了坐牢了,官价带着众人含辛茹苦把这个家搞得很好,官价跟大家说,说当时这个老板对我们又不好,然后也不给我们股权激励我们把它分了吧,所有人都喊好,我当时印象里面说我很气愤是在哪呢?

    

    [小股东发言]有件事很奇怪,这件事发生开始媒体就欢呼,国美从帝制走向共和了,大家热中于什么事呢?是谁把国美经营好,是精细化管理还是扩张,我想我们讨论一年这个问题也解决不了,必须经过时间,但是有一个问题可以解决,到底国美的权益是谁的

    

    [小股东发言]我作为一个小股东,在为我的利益来拉一次票,这件事太长了,这件事半个月我相信陈先生成功了,但是这件事很长,所以把所有的人话通过媒体大家的立场、动机想达到的目的都通过媒体让我们小股东了解的清清楚楚。

    

    在股东大会上,一位小股东说担心陈晓连任,网上一千多万的消费者说不到国美消费。对此,陈晓回答,中国不只有1千万网民,而应该有4亿多网民,中国有13亿人口。现场鼓掌。    

    

    来自东莞的小股东刘先生,要求大家以和为贵,不应以民族立场来排拒贝恩,贝恩在国美困难时入股,现时不应排挤他们。又引来连串鼓声。

    陈晓否认在增加门店的策略上与大股东不同,过去一段时间减少门店的原因是2008年时资金紧绌,部分门店的关闭更是在大股东出事前已经决定。而现时国美的局面稳住后,门店数目已在增加。

    一个股东说,他是特意买股票进场,管理层是一定要换掉的,这涉及道德,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贝恩会得不偿失,即使赚五倍十倍也不值得。否则没法在社会上混

    [小股东发言]我作为一个小股东,在为我的利益来拉一次票,这件事太长了,这件事半个月我相信陈先生成功了,但是这件事很长,所以把所有的人话通过媒体大家的立场、动机想达到的目的都通过媒体让我们小股东了解的清清楚楚。

    

    [陈晓]在2009年底开始,基本危机渡过一点,我们请了麦肯锡包括贝恩的同事和我们管理层制定了新的五年规划,从2009年开始过往以后,我们从今年上半年我们的门店开始了正增长,下半年这个正增长会更大,我相信所谓策略上的不同意见,这并不是真实的情况。

    

    [陈晓]只是在08年这个事件发生以后,我们关店的速度加快,因为要直选,要保证正现金流,那个时候对公司来讲,如何可以续存是最根本的问题,而不发展。

    

    [陈晓]当然,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也采取了一些关键的策略,因为在我们过往的高速发展过程之中,确实有一部分门店长期亏损,而且未来也没办法能够专程盈利,而这样的门店,在08年底这个事件发生以前,我们已经制定了关店计划

    [陈晓]刚刚说到策略的问题,开店与否,关店与否,我们要看在什么时间点上发生什么事,在08年底,和09年的年度当中,显然当时的国美无法再继续大规模开店,当时的资金状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公司处在风雨飘摇之中,资金链有可能瞬间断裂,那时候对管理层来讲,最大的任务就是保证公司可以持续下去

    

    [陈晓]首先我们跟大股东之间确实有协商和沟通,很遗憾跟黄先生本人没有这个机会,前几天我们还和大股东有这方面的交流了沟通,现在看来还没有达成完全的一致,所以今天的股东大会,可能是一个最后的通过表决来体现所有股东意志的一个场合。

    

    [花絮]竺稼发言时,台下黄燕虹多次点头,中间还有眼神交流。

    

    [提问]我们谈了半天,都是谈所谓的未来和股东利益,我个人认为国美的事件是涉及到道德的问题,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像贝恩的这个事情也是得不偿失的,包括这些创业之类的,买一万股公司创业之类的,我关心的是公司的管理层,这个作为中国这样一个传统的国家,那么所作所为大家现在看的都非常清楚的,对不对,以后怎么混在这个社会上,我的话说完了。

    

    [竺稼]我自己觉得,碰到这样的时候,我们应该以一个非常理性的,互相尊重的态度,大家来商讨,能够达成一致,消除意见的,我们就达成一致消除意见,不能消除不能意见的情况下,大家就尊重的多数股东的做法,这个本身有了今天这样的特别股东大会的投票以后,我相信也仍然公司今后能够有一个继续秋童求医,共同努力把公司做好的机会。

    [竺稼]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自己觉得,刚才讲到,不管是说不管是国美向贝恩示好也好,还是贝恩向(黄家)示好也好,我认为作为国美的股东,应该是本着友好协商的关系,一起协同努力把公司的事情做得更好,这个并不以为这我们在每一件事情上的意见都一致,我自己觉得,大家在很多时候,在很多根本利益一致的情况下,具体的问题上面,有意见的分歧,这没什么,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竺稼]我自己常常在说,从我们投资国美那一天,到现在国美的股价涨了很多,我们自己是得到了好处,得益于次,我相信任何一个股东都得益于此,我不认为我们在这个问题上跟大股东有利益上的冲突,我相信我们在今后也会愿意跟大股东一起来商讨怎么样去更好的把国美的事情能够做得更好。

    

    [竺稼]那么最后就是我再想提到,关于我们跟大股东的关系问题,我自己说,从我们当初在这个,我们自己的投资理念,在投资的时候一定要各方的利益能够得到趋同,大家有一个一致的利益,一致的目标,一致的愿望,这样才能够做得更好,公司发展得更好,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不认为我们跟大股东的利益有冲突,我们进入国美是为了把国美做得更好

    

    [竺稼]有了这样的时间,有了这样的机会,公司就应该去增发,反之就不应该去做,那我相信,这个其实从我自己成为一个国美的股东到董事到现在,董事会在对待增发的问题的时候,一直是非常慎重的,我相信如果说这一次的股东大会,要继续给予董事会以一个一般授权,我相信,对恃会上所有的董事,也都会以非常认真负责的态度,来对待今后的增发的问题。

    

    [竺稼]从这一点来讲,我自己也认为我给国美带来了很大的帮助。刚才有这位小姐讲到增发的问题,任何一个其他的股东一样,我们对于增发的看法是相当慎重的,增发本身会带来股东权益的摊薄,股东很多时候需要扩大股份来获得资金取得更好的发展,在这种时候,在我们来看,每碰到一个增发的时候,这个选择,一定是如果增发能够给公司带来更多的好处,能够让每一个股东在相对权益摊薄的情况下获得更多的收益

    

    [竺稼]从这一点来讲,我自己也认为我给国美带来了很大的帮助。刚才有这位小姐讲到增发的问题,任何一个其他的股东一样,我们对于增发的看法是相当慎重的,增发本身会带来股东权益的摊薄,股东很多时候需要扩大股份来获得资金取得更好的发展,在这种时候,在我们来看,每碰到一个增发的时候,这个选择,一定是如果增发能够给公司带来更多的好处,能够让每一个股东在相对权益摊薄的情况下获得更多的收益

    

    [竺稼]这个五年的业务发展规划,是我们贝恩的同事,国美的管理层,以及聘请的外部顾问一起合作的结果,我自己觉得我也很高兴的看到,在大股东后来谈到的五年发展规划的时候,在很多地方,我认为,是跟我们一起提出来的这个五年发展规划是相吻合的

    [竺稼]我们要配合国美的管理层,找到家电零售市场上最好的路径,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做了很多的事情,我自己觉得很多事情最终的体现,是一个五年的业务发展规划

    

    [竺稼]我们投资了国美之后,跟公司的管理层一起为了改善公司的运营,为了公司的长远发展,做了很多的工作,我们有三位同时,在进入国美投资以后,这三个同事一直在国美工作,但是我们许多拿薪酬,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竺稼]本人的投资,当时并不是我们的方案,有一部分是我们来投资,有一部分是原有股东共股的方式,融资4亿多美金解决了国美资金的需求,我认为,我们进入国美的时候我认为是对国美有帮助的,我自己觉得关于这个问题有很多人有很多的说法很多的看法,事实上是什么样子的,我觉得大家明眼人都可以看到。

    

    [竺稼]本人在投资国美的时候,是在国美遇到了很大的困难,股票在停牌的过程当中,本人当时跟很多其他的投资者一起,来考虑投资国美,当时投资国美的目的,是因为国美在资金上面碰到困难,需要募集资金,从而能够继续的经营下去

    [竺稼]这位小姐给我提了一个问题,我两个问题一起回答,我回答一下本人是在什么情况下投资了国美,我再讲一讲本人在投资了国美以后做了一些什么事情,我自己觉得这两个事情上面来讲,我希望大家在了解事实,了解真相的时候,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陈晓]我相信假如管理层不能交出这份答案的话,所有的股东都会反对我,所以你担心的问题应该不会存在。你说有一千多万网民,今天的网民不是一千多万,是四亿多网民,中国有13亿人口。

    

    [陈晓]首先对所有的股东来讲,不是有选择,所有股东的决定也是这个大会的投票结果,对我本人来讲,我会接受这个大会的表决结果,假如说我留任,应该也必须对管理层来讲,交出一个让所有股东满意的答案才可以继续下去

    

    [提问]第二个问题我想问陈先生,万一陈先生能得以留任,那么陈先生会不会搞MTO,香港朋友可能不了解国内的情况,以往国内很多企业,我认为今天是典型的郎咸平先生说的内部人控制,一旦管理层控制了企业,那就是说,国内发生很多这样的企业,就搞MTO,就是我把企业连年做的微利或者亏损,逼着别的股东用低价把这个股份转让给我,我作为国内的老股民,这方面的损失也很惨重,我认为这个东西如果是大股东没有自己相应的表决权的话,会不会出来这种管理人,所有人的信任。

    

    [提问]我从上海来,我买国美股票是认为黄光裕有能力,我有两个问题,我认为这个品牌损失很大,中国有一句老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就是首先想没想过这个问题,中国的最后一担生意,这样的话国家有没有考虑怎么拟合国美之间的问题。

    贝恩竺稼称,五年规划是由贝恩同事、国美管理层以及外部顾问一起合作完成,大股东提出的五年规划与之相吻合,“我们给国美带来了很大的帮助。”

    刚刚有股东在提问时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媒体中心掌声一片。

    有股东提问陈晓,如果得以留任,会否以每年微利的方法,用MBO形式把国美买走。陈晓说他担心的情况不会出现。

    陈晓回答,中国不只有1千万网民,而应该有4亿多网民,中国有13亿人口。现场鼓掌。

    陈晓称,会坦然接受股东大会表决结果,但管理层要向全体股东交出满意的答案。

    一位小股东说担心陈晓连任,网上一千多万的消费者说不到国美消费,怎办?

    ,陳曉沒回答。

    [王俊洲]可能我们今天的议题关联很大,但是我们在媒体上看到各种各样的消息。我也不知道这个消息的出处是什么地方。

    

    [王俊洲]假如说我能留任的话我肯定会按照目前我们一贯遵循的对所有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原则,来实现我们的五年规划,当然这个和大股东之间的交流,我们始终是敞开的,我们希望能够找到一种对公司最佳的环境,使公司可以持续的,按照五年规划的设想去实现。使得所有股东利益最大化的目标得以实现。

    [王俊洲]谢谢你的问题,刚才我在发言中我已经很明确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今天的结果如何,管理层都会确保公司的运营稳定。我们的运营首先门店运营是正常的,第二员工是稳定的,第三财务是健康的,第四我们和消费者的沟通是非常的正常的,我想诸多的标志着一个公司是稳定运营的现状,目前我们运营业很正常。我回答了您的问题,谢谢你。

    [提问]陈主席和董事会总裁,昨天晚上管理层就谈一下说,暗示如果要支持现管理层的话,股东都有一个想法,如果万一今天其中的议案通过的话,那王总裁可否代表现管理层跟我们表达一下,你们管理层会想法?


 陈晓称,关联交易最后还需要独立股东审批
 
 
 陈晓说,如果我能留任的话,会实现五年计划,他声称与大股东的交流大门是趟开的。


 
 陈晓表示,始终与股东保持沟通。


陈晓因为有议案要求罢免他,故改为由总裁王俊洲代他主持会议。王俊洲在主席台上,与台下的邹晓春和黄燕虹微笑打招呼,状甚友好,但陈晓则与邹晓春和黄燕虹零交流。

国美股东会主席台,左起贝恩董事总经理竺稼、国美主席陈晓、国美总裁王俊洲。

两点左右,黄妹黄燕虹出现会场,但是否她就是“黄方神秘”人物,不得而知。因为有外电称,黄本人可能特批,在公安人员陪同下到香港。